开阊番外(39)

    这种话……沈成芮望了眼面色不佳的父亲,心有不耐,往前两步道:“合着你们方才在里面没吵够,现在还想跟我开战?”

    她抬起胳膊捏了捏拳头,提醒对方:“我是无所谓的,反正也不是没动过手,打一次是打,打两次也是打。刚刚祖父没罚我,你们说等等还会不会罚我?”

    大太太拽着女儿连忙躲到丈夫身后,大老爷气得直咬牙:“真是孽障!在家对长辈逞威风,能耐了你!”

    沈成芮笑:“那大伯父是想试试咯?”

    “我可没空跟你计较!”大老爷护着妻女快步走了。

    沈礼见她气跑了大哥大嫂,叹气无奈道:“成芮,他们毕竟是长辈。”

    “为长不慈,还指望我敬重他们吗?”

    沈成芮觉得自己父亲的脾气太包子了,也知他一向的性格,心知劝不动他,但也不想认错解释,匆匆告别后就走了。

    走出没多远,就看见了站在花坛边的沈成柯。

    他身上还弥漫着酒气,与往日干净清爽的气质大相径庭,表情沮丧的望着她。

    沈成芮唤了声:“二哥。”

    话落就准备进楼。

    这件事虽然不能怨他,但就姜颖朋友的立场,她也不能给他安慰和帮他。

    何况,今晚大伯母和沈成爱说的话真的很难听,说丝毫不介意是假的,故而,和眼前人没什么好说的,准备避开。

    沈成柯却忽然出声:“四妹,她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

    沈成芮驻足,回身,“二哥,你不要打听了。”

    “我就是有点想知道。”沈成柯望着地面,久久没等到回答,又抬头自嘲了下,“你不想说就算了。我猜,阿颖喜欢的人一定很优秀吧。”

    沈成芮想了想宋新立的外貌,英俊正直,又联想到他这么年轻,就做了华民护卫司署的副署,家世也必定不俗。

    她想了想点头:“对,还很有担当。”

    宋新立毕竟是能独当一面的男人,和阿颖一起时肯定很能给她安全感,否则阿颖也不会喜欢他。

    相较而言,事事不敢违逆家里的堂兄确实逊色些。

    就算二选一,沈成芮也会觉得宋新立更合适。

    沈成柯作为哥哥来说确实不错,但如果要作为伴侣,以后面对的大伯母的时候,他肯定不能很好调节,说不定还会选择让自己妻子退让。

    “我、确实不够好。”沈成柯自语了声,抬脚先进了楼。

    沈成芮本还想安慰几句,但这种事旁人也劝不了,只能等他自己想开。

    回了楼上,沈成桦来她房间打听情况,知道主楼情况后觉得痛快极了,“我还是该过去的,错过这么好看的场面。”

    “你去了就不是这副场面了!祖父心里憋着气呢,他不舍得责难长房,又不敢罚我,所以只能憋在心里。

    你如果在场,就成他们的出气筒了,我未必帮你说得上话。”沈成芮与她分析。

    沈成桦撒娇般的搂着她“好嘛好嘛”两声,展笑不已。

    过了会,她又轻声安慰:“阿姐,她们的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不想你难过。”

    这个妹妹素来粗心。

    乍然这样说,沈成芮心里一暖,拍着她的手臂道:“放心吧。这些年她们的什么难听话,我们没听过,若每句都当真,岂不早就呕死了?”

    “但说得太难听了!”

    沈成桦想到自己隔着房门听见的那些话,心里就堵得慌。

    沈成芮语气悠悠:“是很难听。”

    但是好在,她和司开阊清清白白的,并没有那种关系。

    否则这种身份悬殊下的关系,再听长房那些话,可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沈成芮就被外面走廊里的哭喊声吵醒了,翻身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才四点多。

    四点多?

    侧身听了会,就知是沈成爱。

    又是撒娇又是撒泼的,一听就知道她在和未婚夫通话。

    这人是不是有病!新加坡和香港又没有时差,这么早打什么电话!

    沈成芮真想跑出去把电话给砸了。

    又忍受了半时,外面还是没有挂电话的趋势,断断续续的都是沈成爱的哭声。

    这位素来好面子的堂姐,这会子一点都没有计较自己的颜面,哭得跟狼嚎似的。

    沈成芮敢肯定,隔壁的五妹、八妹都被吵醒了,现在也定是跟自己一样忍着。

    五点不到的时候,沈成桦终于受不了,打开房门,对着那边蹲在走廊角落还哭着的沈成爱吼道:“你整天在家无所事事的。

    一个破电话白天不能打,非要这个时候打吗?你倒是还能爬回去睡觉,我们都要出门上课呢!”

    沈成爱大概也没想到会有人出来吼他,哭声一顿,紧接着就发现电话那边挂了,她立马着急的喊了声“少言哥哥”,却只有嘟嘟嘟的声音了。

    童少言挂了。

    沈成爱气死了,走到沈成桦房门口就想抓她头发,骂道:“都是你都是你,害少言哥哥挂了我的电话!

    你们太欺负人了,昨天你姐姐打我耳光,现在你又破坏我跟少言哥哥,我恨死你们了,我要打死你!”

    外面天蒙蒙亮,只有走廊窗户的一缕光线射进来。

    沈成桦不是吃亏的性子,被揪头发就去踢对方。

    沈成爱就去拧对方,沈成桦受疼,狠狠踩了她一脚。

    沈成爱就蹲了下去,嚷着“救命”,说自己脚趾断了。

    沈成芮知道自己妹妹不会吃亏,沈成爱讨不到好,但她这么喊起来很快就要惊动人,是以也躺不住了。

    她很烦躁,这种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沈成芮出去,三两下制伏住了沈成爱,把她丢回她的房间里,又检查了下五妹的伤。

    沈成桦不过被拧了几下,不严重,没怎么吃亏。

    沈家就这么大,又是发生在孩子们住的西楼里,丁点风吹草动就能传出去。

    大太太和陆琳两人很快就到了。

    昨晚刚在老爷子那边闹过,两房都不太敢再惊动主楼。

    沈成爱虽然没什么本事,但真的娇气,被踩了脚,脚背就红了大片。

    加上她半夜起来打电话又哭了一个多时,气色很差,那双哭肿的眼睛伴着被打肿的脸颊,显得有些狰狞。

    她靠在自己母亲怀里抽噎着,像是哭得没力气了,让亲妈给自己做主。

    大太太只能盯着陆琳,问她讨交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