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阊番外(38)

    沈成芮很乖,温顺的接话道:“既然祖父让我不要说,那我就不说了。”大太太和沈成气得胃疼。大老爷见风向骤变,妻女都受了委屈,提醒道:“爸,那成柯的事……”老爷子听闻长孙,心里一软,又有些摇摆。大太太趁机道:“是啊爸,成柯长这么大哪里经过什么挫折,他第一次喜欢女孩子就被拒绝,这么大的打击,怎么经得住?他如今每天在外面跟同学喝酒,今天是被混混打了,好歹还没出大事,可若一直这样,哪天、哪天丢了性命可怎么办啊……”她又捂着眼睛呜咽起来。沈成也收敛着情绪,温言怂恿:“就是,祖父你最心疼二哥了,可要帮帮他。如果哥哥喜欢的是别的女孩,我们没有办法就算了,但姜颖是四妹的好友,我们刚来新加坡时就交的朋友,还来家里做过客。她们感情那么好,四妹如果肯出面替哥哥说说好话,这件事肯定很容易成的,哥哥也就不会那么一蹶不振了。”老爷子听了,又去沈成芮,似在掂量怎么开口。其实,把姜颖男朋友是护卫司署副署的事告诉他们,沈家肯定就不敢再痴心妄想了。毕竟宋家不是随便的人家,真得罪了护卫司署也没好处。可惜沈成芮答应了姜颖替她保密,是以这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并不能用。她也得出来,祖父心里是想要自己替沈成柯出面的。这时,陆琳出声了:“追女孩这种事情,哪有让家人帮忙的,当然是成柯自己出手才好。毕竟,人家女孩的是男生本身,而不会管男方家人是谁。再说,姜颖那么多同学,如果谁都把自己家里的哥哥介绍给她,恐怕该翻脸了。”“是啊。再者,二哥也没向姜颖表白过,总不能我直接找到姜颖,和她说我堂哥喜欢她想追她做女朋友吧?”思前想后,沈成芮决定把话题扯回到沈成柯身上。二堂兄和大伯母她们不同,他懂道理,在得知姜颖有喜欢的人之后就没有打搅纠缠,应该不会和她们一样逼自己替他去说好话的。“那我哥如果去和姜颖表白,被拒绝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对于她的说法,沈成很不高兴。沈成芮摊手,“这种事情,本来就有接受和拒绝两种可能,这没办法的。如果在乎面子,放弃就成了。”这时,门口传来沈成柯虚弱的声音:“四妹说得对,我喜欢姜颖是我的事,要告诉她也是我的事,她接不接受也只和我有关。爸、妈、,你们别逼她了。”他早就被这场风波闹醒了,此刻胳膊缠着绷带、额头脸上擦着红药水。老爷子见他这副模样就心疼,立马冲他招手:“成柯来了,快坐祖父这儿来。”沈成柯上前,惭愧道:“祖父,让您担心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好孩子。”老爷子语气温柔,对于长孙两次违反家规的事只字不提。果然,被偏的永远不会犯错。错了也是对。而沈成柯自己都说了这话,其他人就更没理由逼迫沈成芮帮忙了。但大太太心里总是不甘心。姜家那么有钱,顶好几十个沈家了,而沈家就这么点家产,以后还要三房分一分,到手就更少了。可如果姜颖能嫁给自己儿子,嫁妆就够他们长房在新加坡位列顶级富豪了。她过去拉着儿子的手,叹息着感慨:“成柯,妈是心疼你。你是我们沈家的长房长孙,往后就是沈家的继承人,若是连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都娶不到,那岂不太遗憾了吗?”这继承人的话说得那边好戏的三老爷和三太太脸色发白,沈家的孙子可不止长房这一个!沈成柯只当亲妈是真的关心自己,反出言安慰。三太太则走过去道:“既然大哥大嫂都这么喜欢姜颖,不然上门替成柯提亲得了。姜家的双亲不在了,那姜颖家里就一个大哥,又痴迷于商场,说不定就同意了呢。”大老爷和大太太面色讪讪。谁不知道姜源宝贝妹妹?片刻不见姜颖都能打电话到处找,电话找来沈家的次数也不少。这样的哥哥,能对亲妹子的婚事不上心?何况,姜源的照片他们是经常在经济报上见,但姜源哪里会知道他们是谁?还上门提亲,怎么可能同意?如果说姜颖能先接受了沈成柯,沈家再上门提亲,姜源在妹妹非沈成柯不嫁的份上倒还可能同意。就现在这样上门提亲,不是自取其辱吗?陆琳三太太从没像现在这么顺眼过,当即凑上前跟着说道:“是啊,三弟妹这话说的对。大哥和大嫂素来能干,做什么今晚总逼着成柯一个孩子。真想要娶姜家姐过门,你们去提亲不就是了?”这几房总是这样,多少年了都这个德行,老爷子也不想管,挥挥手让他们都散了回去休息。他发话,大家自然不敢逗留。长房没讨得好,三房也没见二房倒霉,还因为最后的几句话闹了嫌隙,可谓得不偿失。东西花园分开之际,大太太盯着沈成芮拖长了语调道:“成芮真是有本事,仗着司大少撑腰,都敢公然威胁老爷子了。”沈礼连忙赔罪:“大嫂这说的是哪里话,成芮怎么敢威胁爸呢。孩子不懂事,您别跟她计较。”大老爷也责难起来:“二弟你是懂规矩,可教出来的女儿就这教养,天天向着外面人算怎么回事?你说她的同学如果能嫁进我们家,我们还能亏待了她不成?”沈成芮快人快语:“新加坡有钱的豪门多了去,千金名媛也有很多,你们何必总盯着我朋友?说句实话,阿颖如果嫁进来,还真是委屈了她。”旁边沈成柯听见这话,低头默了一瞬,抬脚先走了。三老爷和三太太也先送两儿子回西楼。沈成指着沈成芮就喊沈礼:“二叔,你听听她说的什么话,你都不管吗?”沈礼一脸为难。沈成芮即道:“得罪你们是我,跟我爸没关系。”大太太嗤笑,“养不教父之过,怎么就没关系了?”“就是,刚刚在客厅的时候还嚷着你的事跟司大少有关呢,怎么现在和二叔却没关系了?四妹,你总不能有了情郎就不要亲爹了吧,那岂不是伤了二叔的心?”沈成故意挑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