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阊番外(36)

    “什么叫做逼着姜颖跟我哥哥来交往?我哥很差吗,难道姜颖跟了我哥哥还委屈她了不成?”沈成立马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脚起来,冲到沈成芮身前拽着她就要走。沈成芮轻而易举就挣扎开了。她忍着恼火回道:“说话就说话,拉拉扯扯做什么?人家姜颖喜不喜欢二哥,跟二哥差不差有什么关系?世界上那么多优秀的人,难道阿颖都要去喜欢吗?”沈成从来都是听不懂她的道理的,闻言气焰更甚:“你还有理了你?沈成芮你把话说清楚,我哥也是你的哥哥,他平时对你不好吗?从到大,他帮了你多少次,又为你在祖父祖母面前说话,还给你买礼物。他现在有了意中人,你就不能帮忙回报他一下吗?”她语气理直气壮的,好像沈成芮没有帮沈成柯去追求姜颖就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一样。“就是,俗语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姜颖那姑娘是极好的,你和她感情又好,帮帮你堂哥怎么了?你多跟姜颖说说你哥哥的好话,想必她也愿意做你嫂子的。”大太太尖声尖气附和着:“可哪有你这样的,半分力都不肯出,还这样打击成柯,真是个白眼狼,枉费了成柯平时这么袒护你!”大太太的话,其实还留着几分,话中既想责骂沈成芮,却又还带着一丝期待。她希望侄女听后能够内疚,帮着自己儿子去追姜家姐,所以没有把话说绝。但沈成芮是个很清醒的人,认真的和这对母女道:“我和阿颖是朋友,但我不会利用这份友谊,去干涉她的感情归属和恋对象。这件事,我帮不了二哥,你们请回吧。”如此表态,大太太就不能忍了,伸着手指着她就骂:“好好好,你有本事,你会做朋友。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我们沈家怎么教出来你这样的人。走,跟我去见老爷子,我倒要他知道了,会不会替我们成柯做主。”沈成配合着母亲,又去拽沈成芮,“就是,你赶紧跟我们去主楼。”沈成芮最明白祖父的为人了。若是家里长孙能娶到豪门姜家的千金,这于他来说最好不过了。也难怪大太太和沈成如此自信,跟她们过去摆明了得受祖父施压,让她把帮沈成柯追姜颖这件事当成家庭任务一般去完成。沈成芮又不傻,挣扎开就要把这对母女赶出去,“不去。别妨碍我换衣服,我过会还出门见司大少呢!”实在没办法,只能再把司开阊搬出来。若是往日,这话准能震慑住长房这对母女。但眼下,娶姜家姐的好处诱惑太大,大太太和沈成都不甘心,错过这么大的好事,死命抵在房门边不肯走。“忽悠谁呢!这大半夜的你说你要去见司大少?想投怀送抱也要挑个时辰不是,没见过人这样积极爬床的!呵,也不你自己这破身板,司大少也能想要你?若真要你,早把你接过去同住了,我你就是死缠烂打非要男人那送……”沈成骂骂咧咧的,语中尽是嘲讽和讥笑。沈成芮听她这话,抬手就重重一巴掌扇了过去:“沈成,你再口不择言,就别怪我不客气!”沈成被这巴掌打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叫道:“好啊沈成芮,你居然敢打我,我你是不想活了!”又急声急气的去喊自己亲娘,“妈,她打我,你要替我报仇!”她一心想扇回来,但沈成芮的身手又岂是她能得逞的?大太太见了也着急,她说话更不好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她的话难道说错了吗?你以为你沈成芮给人当情妇就很光荣吗?陪男人睡了觉又不会有名分,跟古时候的娼妓有什么区别!平时让着你几分,你还当自己长脸了你!”沈成芮抬腿就是一脚,把大太太踹了出去。大太太“哎哟”一声,倒在了走廊的地板上,摔得半晌没说出话来。“妈!”沈成也顾不得捂脸了,立马蹲过去扶她,“妈,你没事吧,摔着哪了?”大太太在女儿的搀扶下站起,捂着被踹的膝盖又扯起嗓门大喊:“真是反了天了!当侄女的这样踹自己伯母,还出手打自己姐姐耳光,这是要造反啊!”在西楼当差的保姆、丫环都被喊来了,但挤在走廊楼梯处张望着不敢上前。四姐的脾气素来不好惹,谁敢过去?但大太太的招呼又让她们犹豫,生怕原地不动被怪罪。有机灵的就下楼跑去给老爷子、老太太送信了。这时,沈成桦打开房门用力一甩,上前就道:“走走走,都挤在我阿姐门口干什么?二哥受了伤你们不去床边守着照顾,跑来没事找事,吵成这样子他怎么休息,有你们这样当亲人的吗!”“滚开!”沈成半张脸都肿了,心里更是气愤,见了她一起骂道:“你们姐妹俩就知道一个鼻孔出气,都是吃里扒外的东西!”“三姐,你说话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说我们吃里扒外,我们怎么个吃里扒外了?”若说沈成芮是三姐妹中的武力担当,那沈成桦绝对是唇舌佼楚,论吵架她就没有怕的。她当场怼回去道:“哦,我阿姐的朋友家里有钱,就因为二哥上了人家,你们想要有个豪门姐当媳妇,我阿姐就必须帮他追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想追别人自己不会去追吗?没追上就是自己没本事,跑来怪我阿姐,大伯母和三堂姐可真是好有道理!”“你这妮子,竟然这么对长辈?我非要告诉你们爸妈,让老二好好教育教育你。”大太太被骂的一张脸都红了,和亲闺女站在门口与她们姐妹推搡着。这事情终归是闹大了,老爷子派人来传,让她们去主楼。沈成薇畏畏缩缩的不敢去,躲在房间里。沈成芮让沈成桦留下陪妹,沈成桦摇头,想跟她一起去。沈成芮凑过去耳语:“五妹,你留下,祖父不敢罚我,却未必不会拿你出气。”沈成桦听懂了话中深意,这件事祖父是肯定会偏帮长房的。自己亲姐有司家大少做护身符,祖父和大伯母她们有所顾忌,是不会太过分的。于是,她留在了西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