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逃逃逃

    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韩柳将几个佰长召集到跟前,沉重的说道:“诸位,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们。我们的都尉韩正韩大人已经放弃东门,丢下我们逃跑了,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这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难道韩都尉不怕被上头责罚嘛?”

    “并州牧严令死守城池,韩都尉说不定有事离开,不可能逃跑吧?”

    几个佰长听了韩柳的话,第一时间并不相信,毕竟,晋阳城内高干的命令已经传达到各个城池,弃城而逃不仅仅是追究个人,连负责人的家族、亲眷都要株连,韩正难道就不会害怕?

    “诸位先静一静!”

    紧急关头,韩柳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听这些佰长议论,连忙说道:“此事千真万确,吾之亲兵已经找寻过了,完全不见韩正都尉的踪影,他确实是逃跑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如今,眼下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尽忠职守,豁出性命与幽州的大军死战;二是打开城门,向幽州的大军投降,不知诸位是何想法?如今幽州的大军就要攻上城头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家尽快做出决定了。”

    内心之中,韩柳为这些佰长以及自己感到悲哀,高干有令各城池负责人必须严守。然而,这样的命令只是相对于没有背景的将士有作用,如韩正这种韩家的嫡系子弟,高干的命令能起到什么作用?事后,韩家自然会解决。当然,也要这次能否挡得住幽州的进攻,若是挡不住,一切都是白搭。

    “这…”

    “如何是好?”

    几个佰长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决定,却是有一名佰长上前,怒道:“韩正身为东门主将,却是畏战而逃,留下我们送死,如此上官,某岂能为他卖命。诸位,并州境内那些官员、将领,多是出身家族之人,我等贫寒出身,根本没有出头之日,既然如此,我等何不降了?听闻幽州军中赏罚分明,只要有能力,不愁没有出头之日。与其窝囊的给别人卖命送死,不如为自己博个前程,弟兄们以为如何?”

    很多事情,往往就是缺个带头的,只要有人带头,自然会有人跟随。想想并州的情况,以及韩正的做法,这些佰长瞬间就心动了。

    “没错,我们不能白白送死,让那些家伙享福,我们反了投降幽州的大军。”

    “正是,这窝囊的日子老子早不想干了,反他娘的!”

    很快,几个佰长就达成了一致。而韩柳也松了口气,刚才,他已经暗示自己的亲兵把这些佰长给围了,就是想着若是他们不同意自己的意见,就把他们给干掉,如今,形势的发展倒是让他颇为满意。

    于是,韩柳连忙下令道:“既然如此,那诸位就速速前去约束麾下兵马,都放下武器,莫要做无谓的牺牲,有了这些兵马,加入幽州的大军之后我们才有更多的本钱。”

    “是!”

    几个佰长听了韩柳的话,纷纷抱拳离去,少一个士兵的伤亡,加入幽州的大军之后就多一分的本钱,这笔账他们还是算得清楚的。而韩柳打发走这些佰长之后,也没有犹豫,下令亲兵去控制城门,打开城门迎接幽州的大军进城。

    “攻城是不是有些太过轻松了,敌军似乎根本没有抵抗,莫非敌军有诈?”第一师的师长黄胜着城墙的战斗,眉头微微皱起,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在黄胜身旁的李云沉思了片刻,惊呼起来,见众人将目光扫了过来,兴奋的说道:“师长,诸位长官,郭政委先前让我们临阵分兵攻打东西二门,想来乃是他的计策,让城内的敌军以为这是我们的诱敌之计,如此一来,城内的主将必然不会派遣兵马增援东西二门,反而是把兵力都集中在北门,使得东西二门空虚,让我们能够更轻易的拿下东西二门。而偏偏我们认为最有优势的北门,其实是最难啃的骨头。不愧是郭政委,信手而出的一个计策就让敌军上当,更是差点耍到我们,幸亏抽中北门的不是我们第一师,不然此刻怕是哭都来不及了。”

    “原来如此!”

    黄胜听了李云的分析,也是一阵后怕,要是真如李云分析的这般,那抽中北门的其实才是最倒霉的。若是他们第一师抽中,以后第一师在第二师和第三师面前,怕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将士们,既然郭政委给我们创造如此好的条件,若是不能拿下东门,又如何对得起郭政委的良苦用心。还有,第二师跟我们一样的情况,我们绝对不能落在他们的后面。传令下去,全力攻城,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城门,一鼓作气冲到城守府。”

    “是!”

    “全军出击,全力攻城!”

    “杀!杀!杀!”

    李云的分析可谓是极大的鼓舞了第一师将士们的士气,第一师二个旅的士兵怒吼着朝着城门冲去。

    “嘎吱!”

    只是,大军冲锋的脚步还在路上的时候,城门处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怎么听这声音都像是城门开启的声音。

    “启禀师长,城墙上的敌军皆是丢了武器,停止了反抗!”

    有士兵跑到黄胜面前汇报,此前试探性攻城的先锋士兵突然间就没有任何阻碍的登上了城头,而城头上的并州士兵也都丢下了武器,有序的蹲在地上,一副投降的架势,面对如此诡异的情况,带队的将官自是不敢擅自做主,连忙前来向黄胜汇报。

    “哼,想来是敌军东门的将领逃跑了,故而才会出现如此情形。”

    黄胜冷哼一声,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毕竟,此前攻城的时候,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有这么一出,也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情。

    思索了一番,黄胜毫不犹豫的下令道:“敌军自己打开城门,也省了我们一番麻烦。敌军负责驻守东门的将领逃跑的时间想来不会太久,阳曲城的负责人未必知道东门已经失守,所以我们此刻若是立即行动,说不定还能逮到大鱼。传本师长的命令,留下一个连的士兵守这些降兵,其余人马火速赶往城守府,能否立下大功,就这一下了,进攻!”

    “是!”

    “冲啊!杀啊!”

    见幽州的士兵如此杀气腾腾,投降的并州士兵还以为他们要被屠戮,所幸只是出来一队幽州士兵将他们管了起来,其余士兵都朝着城内冲去,这才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的西门外,孙铭所领的第二师在休整了一刻钟之后,将士们的精气神都上来了,到精神饱满的士兵,孙铭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下令开始攻城。当然,孙铭同样没有让大军立即攻城,而是先派了一个团的兵马前去试探一番。

    “敌军的抵抗似乎并不强烈,莫非是诱敌之计?”

    孙铭同样发现西门守军的防御不够强烈,不过,本着沉稳的心思,孙铭没有让大军立即攻城,而是又派了一个团上去试探。情况还是一样,两次的情况都是一样,若是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第二师估计就真的废了。

    “可恨,如此大好的机会却是白白浪费了!传本师长命令,全军出击,全力攻城!”

    西门的并州守军同样只有五百左右,面对第二师完整的编制,一万余的兵力,西门的并州守军如何能够挡得住?当然,孙铭的第二师没有黄胜的第一师运气好,能够碰上韩柳这样的人物,主动打开城门投降,因此,在消灭了西门的敌军打开城门这事上,孙铭的第二师又消耗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落后了第一师一大截。等第二师冲入城内,想要前往城守府之时,才到半路就收到了黄胜的第一师已经占领城守府,并且拿下阳曲城县令韩却的消息了,让孙铭懊悔不已,白白错过了一次好机会。

    同样的,本以为占据优势攻打北门的葛伦第三师,等到北门大开,迎接他们的是黄胜第一师的士兵之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不过这时的葛伦早已哭晕了。

    作为阳曲城的县令,韩却自以为大局在握,品着美酒糕点,赏着侍女的歌舞。

    忽而,韩却眉头微皱,挥手制止了歌舞的侍女,大声朝着门外喊道:“外间为何有吵闹声传来,且去查探一番,若是有宵想要趁机闹事,本官定当严惩不贷。”

    “是!”

    护卫领命而去,过不了片刻,护卫匆忙跑了进来,惊呼道:“县令大人,不好了,有敌军攻入城内了!”

    “混账东西,莫不是在妖言惑众!”

    听到护卫的话,韩却第一时间就怒骂起来,喝道:“北门防守坚不可破,敌军便是有百万大军,也休想轻易攻下城门,城内又何来的敌军,难不成他们是飞进来的?你当本县令是无知儿不成?快快给本县令清楚说来,若有分毫不实之处,本县令定当治你之罪。”

    “县令大人,属下不敢乱言,真是敌军攻入城内了。听传信的士兵说来,好似东门守将逃跑,副将打开城门投降,故而敌军才会出现在城门。”

    “啪踏!”

    听了护卫的话,韩却顿时就傻眼了,手中的酒杯都抓不住掉在了地上,片刻之后才惊呼一声“混账东西”,怒道:“韩正这个鼠辈,不过区区些许诱敌之兵,竟然会被吓得弃城而逃,简直是我韩家的耻辱,待此事过后,本县令定要禀报家族,将这等无能之徒逐出我韩家。快传本县令之命,派出一千兵马去消灭了这些敌军。”

    “可…可是…”

    护卫战战兢兢的,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混账东西,可是什么,本县令的命令没有听到?还不赶紧让人去办这件事。若是城内出现了什么骚乱,本县令就治你的罪。”

    那护卫被韩却一顿怒吼,好似忘却了恐惧,连珠炮般说道:“可是县令大人,敌军似乎有上万兵马,城内所有的兵马加起来都不一定能够挡得住敌军,区区一千兵马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什么?”

    韩却瞪大了双眼,好似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再次询问一遍之后,确定攻入城内的敌军确实有近万兵马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傻掉了。赵云的兵马三万左右,他本以为对方是把大量的兵力都集中在北门,而东西二门的兵马不过是诱敌的兵马,根本不会有多少人,最多一二千人,凭借东西二门守城的优势,五百的兵力守住是绰绰有余。可是,谁知道现实给了他沉重一击,从东门进入的敌军有近万兵马,显然对方是真的兵分三路,从三个门攻打阳曲城,东西二门五百的兵力,如何能挡得住敌军上万的兵力?

    “怎么办?怎么办?”

    当知道敌军已经入城之后,韩却再也保持不住他那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一脸惊恐的样子,完全失去了分寸。

    狗头师爷不愧是狗头师爷,关键时刻还是能够沉得住气,见韩却如此慌乱,连忙安抚道:“县令大人,敌军已经攻入城内,凭借城内的兵马,我们怕是根本不可能挡得住他们的进攻。所以,为今之计,我们只有马上离开才是正理。东西北三门皆有敌军攻城,唯有南门最是安全。县令大人,此时不可能犹豫,我们要立即前往南门,离开阳曲城了。”

    “对,没错,我们要赶紧走,这里呆不下去了!”

    惊慌的韩却听了狗头师爷的话,顿时就回过神来了,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赞同了狗头师爷的提议。高干那条死守城池的命令在他眼里就是个屁,作为韩家嫡系子孙,还是相当优秀的子孙,韩却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罪责。所以,对于逃跑的做法,他根本是一丁点的犹豫都没有。至于狗头师爷,之所以浪费时间提醒韩却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也知道自己若是没有了韩却的重,根本屁都不是一个。

    “哈哈,游客前来,县令大人怎的就要离开,不迎接一下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