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郭嘉的计策

    “北,北,北…”

    “北,北,北…”

    黄胜、孙铭和葛伦三人缓缓的张开手中的纸团,口中也是高声呼喊着,双眼瞪的老大,犹如赌徒一般。想-免-费--完-整-版请搜-而旁边他们三人的下属,也是伸长了脖子,口中也同时在为自家的大佬打着气,希望幸运之神能够眷顾自己一方。

    “西…门!”

    孙铭最是迫不及待的张开自己手中的纸团,结果上面跳出了西门两个字,让他好不失望。奈何结果如此,他也无法改变。

    “东门…”

    黄胜着自己手中的纸团,表情不免有些沮丧,同时再次没好气的瞪了吕腾和余常二人一眼,若非他们争执,哪会发生眼下这事情,说来说去都是二人搞事才会这样,想想心头就一阵发紧,大好的优势被争没了。

    孙铭和黄胜手中都没有北门的纸团,很显然北门被葛伦给抽中了。

    “哈哈,来我们第三师才是众望所归,这一次,阳曲城就交给我们第三师来解决了。”葛伦得意的大笑起来,挤眉弄眼的瞥了孙铭和黄胜一眼,一副人得志的架势让人无法直视。

    “哼!”

    孙铭冷哼一声,酸溜溜说道:“抽中北门,也只是说明你们第三师占据了先机而已,能否拿下阳曲城还不一定,最终还是要实力。”

    “哈哈,那就不牢孙铭师长你操心了,本师长相信我们第三师的将士们必定能让司令、政委和诸位眼前一亮。”

    第三师难得有机会露脸,葛伦自是尽可能的得瑟。

    “好了,结果已经有了,便无须多言。黄胜和孙铭所部立即启程出发前往东西二门,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赶路,待半个时辰之后,立即展开攻城行动,不得延误。”

    “是!”

    黄胜和孙铭二人苦着一张脸,却也无法反驳。先前已经说好了抓阄来决定攻打北门的归属,人家葛伦的第三师运气好,抽中了北门,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反驳,正如郭嘉所说的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从此处赶往东西二门,差不多也就半个时辰的时间,若是路途艰难一些,说不定还要更多的时间。而反观北门这边,用乌龟爬的速度也能在半个时辰内到达城下,一边是精神十足的攻城部队,一边是筋疲力尽的部队,优劣一眼可见。

    黄胜和孙铭二人离开营帐,领着自己麾下的兵马朝着目的地赶去,时间不容他们有丝毫的懈怠。而葛伦则是一副闲情逸致的去整顿兵马,只等时辰一到,就开始攻城,时间却是很充足。

    待众人离去,营帐内只剩赵云和郭嘉二人之时,赵云略显疑惑的向郭嘉,问道:“郭政委,为何我感觉你让他们抓阄,似乎有些不怀好意?”

    “呵!”

    郭嘉轻笑一声,没有回答赵云的问题,反问道:“赵司令,你以为他们三人何人所部能够率先攻上城头,夺取城守府?”

    “嗯…”

    赵云皱眉沉吟了片刻,随后说道:“按正常来说,葛伦所部的第三师以逸待劳,精神饱满,战力充沛,应当是最有可能率先拿下城头。但是,我总感觉郭政委让他们三人抓阄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反而让我觉得葛伦的第三师将要面临更加困难的处境,而黄胜和孙铭所部拿下他们所要攻打的城门更有可能。”

    “哈哈,没想到竟然被赵司令穿了!”

    郭嘉大笑一声,意气风发说道:“诚如赵司令所言,北门是最没可能被拿下的,相反,东西二门的机会更大,所以,吾先前说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抽中东西二门的才是运气好的,抽中北门的其实运气最糟糕了。”

    “哦,不知是何道理?”

    对于赵云的询问,郭嘉自是没有隐瞒,很干脆的说道:“先前从敌军探子口中得知,如今城内兵马不过六千余,而领兵之人乃是士子,自诩有些才能,设下伏兵意图埋伏我军,可知这种人会思考的更多。我军有三万余兵力,是阳曲城兵力的五倍有余,正常来说,面对阳曲城这等并不是十分坚固的城池,当是集中兵力攻打一门。而如今,我们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平分兵力攻取三门,对方必然会以为我们临时分兵是诱敌之计,只会加强北门的防御,对于东西二门的防御反而不会太过重,如此一来,便能让黄胜和孙铭二人所部兵马轻易拿下城门,阳曲城翻手便可拿下,也让韩却那厮知道我幽州并非无人。”

    郭嘉也是有脾气的人,韩却自以为有才智,敢在树林内设下伏兵,袭击幽州大军,若非郭嘉为了锤炼这些被胜利给冲昏头脑的将士,郭嘉分分钟教韩却如何做人。如今,略施计就展现才能,让韩却知道什么是顶级谋士。

    “原来如此!”

    赵云恍然,随后摇摇头,叹道:“若是葛伦知道郭政委你的谋划,怕不是会被气吐血了。枉他先前还在孙铭和黄胜二人跟前耀武扬威的,等结果出来,想来是会很蓝瘦了。”

    郭嘉耸了耸肩,惬意道:“那也只能怪他自己了,不过一个简单的计策,不出来只能说明他的才能不够,若是他出来了,愿意把北门让出来,相信黄胜和孙铭二人肯定是很愿意的。委员长说了,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只懂得上马斩杀敌人的将才,而是能够坐镇一方的帅才。”

    赵云闻言有些无语,郭嘉口中的计策,却是让他们这些武将思考良久都不一定能够想出来。当然,此刻听了郭嘉的解说之后,似乎确实不是什么高深的计策。来,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唯有这样,才能对委员长的大业有所帮助。

    阳曲城城守府内

    “啪、啪、啪…”

    一套精致的器皿被韩却猛的砸在了地上,只见他一脸恼怒之色,骂道:“韩瑞这无能的废物,本县令如此完美的计策竟然都不能顺利执行,平白折损了本县令三千兵马,简直是死有余辜。”

    韩瑞率领三千兵马偷袭,至今未归,很显然是出事了。而韩却是个自负的文人,不认为自己的计策有问题,只是觉得是韩瑞未能很好的执行自己的命令,以致于计策不能成功实行,才会出事。韩瑞虽说跟韩却有族亲关系,但是,韩却是个文人,同样不起武人,在韩却的眼中韩瑞不过是一个武夫,他自然是不上的,不过,三千兵马的损失,倒是让韩却心痛了一段时间。

    “县令大人所言极是,韩瑞不过区区一个武夫,如何能与大人这等高才相提并论?没有韩瑞和那三千兵马,有县令大人在此,守住城池也不过是探囊取物尔!”

    说话的乃是一名干瘦的中年人,是韩却的幕僚,俗称狗头师爷,最善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而韩却这厮自负狂妄,目空一切,对师爷的拍马之言却是相当满意,便将这幕僚带在身边,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德与说的倒也不差,即便是给本县令一千兵马,又何惧幽州百万大军。”

    韩却捻了捻胡须,傲然道:“本县令一个的伏兵之计对方都不能发现,可见皆是一群无能之辈,即便是再来百万,吾亦不惧。若是敌军敢侵犯到本县令城下,定叫他们有来无回,皆为齑粉。”

    因为一个伏兵之计的成功,韩却根本不把幽州的人放在眼里。若是他知道这一切不过是郭嘉故意为之,也不知他会有何想法。当然,对于韩却这样的人来说,他或许不会承认是郭嘉故意这般做法,只会认为这是对方的借口,跟这种人,根本是没法交流的。

    “报…”

    正当韩却沉浸在自己所幻想的美好世界中之时,一道急切的呼喊声将他从想象中惊醒。不虞的皱了皱眉头,一旁的狗头师爷对韩却的心思已是相当了解,见状跳了出来,怒骂道:“混账东西,县令大人平日里教诲你们的礼仪都被狗吃了,如此慌张,莫不是天塌了不成?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有高个顶着,与你何干?尔等当谨记,为人须有君子之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如此方能成大事。县令大人仁厚,此次便不与你计较,若是再有下次,罪加一等,可能记得!”

    “是!”

    那士兵低着头,应了一声。脸上的愤怒之色,却是不曾让韩却和狗头师爷到。这狗头师爷仗着韩却的宠信,平日里对他们这些士兵多有欺辱、谩骂,甚至动手,只为了展现他的地位。因此,士兵中多有对这狗头师爷不满的人,奈何他韩却的重,士兵们也奈何他不得。不过,一旦没了韩却的宠信,其下场可想而知。

    韩却却是不管这士兵有何想法,对于狗头师爷的做法感到相当满意。

    有狗头师爷代劳,坏人他做了,好人自然是他的了。而且,狗头师爷还点明了他知礼仪,有气度,更传播了他宽厚的名声,韩却再满意不过。淡淡的扫了士兵一眼,韩却说道:“好了,下次记住通传的时候要保持礼仪,切不可如此。有何事要禀报,且说来。”

    “是!”

    士兵躬身行了一礼,沉声说道:“启禀县令大人,有斥候打探到敌军的兵马分出二路前往阳曲城的东西二门方向,副将遣的前来问计于县令大人。”

    韩瑞是阳曲城的县尉,是城中兵马的主将,如今韩瑞不在,一切自是由副将做主。

    “哈哈!”

    韩却闻言却是大笑一声,胸有成竹说道:“不过区区诱敌之计,竟然还妄想诓骗本县令,简直可笑。若是真要攻打东西二门,又岂会不知遮掩,如此轻易便被我军探知,显然这是对方的计策。但是,区区拙劣之计,妄想在本县令面前使用,简直是不知死活。”

    “县令大人果真大才,若非你一语惊醒,的也差点被他们骗了。”

    狗头师爷一波666及时的送上,让韩却更是志得意满。那通报的士兵动了动嘴角,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原本他是想建议韩却派遣士兵再去打探一番,确认一下,见韩却如此神情显然是听不进去的,说不定还会给他来上几十大板,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为了自己的屁股着想,士兵决定还是什么话都不说了。

    如今敌军就在城外,随时都有可能攻城。韩却作为一城之主,不仅没有在城头上主持大局,更是如此狂妄自大,若是这样的城池都拿不下,赵云和郭嘉也不要继续前进了,直接打道回府就是了。

    负责攻打西门的孙铭所部的第二师,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在指定开战时间的半个时辰内赶到西门。

    “师长,时辰已到,我们是否攻城?”

    思索了片刻,孙铭传令道:“将士们一路急行,正是疲倦之时,不可轻易冒进。且休整一刻钟的时间,本师长相信我第二师的将士绝对不会输给第一师和第二师的,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第二师才是最勇猛的队伍!”

    另一边,黄胜率领的第一师也同样抵达战场。不过,黄胜没有立即做出决定,而是将第一旅和第三旅的旅长以及几个团长召集来商议。

    “诸位,如今我们是休整一番,还是立即攻城,有什么想法的都说说。”

    黄胜的话说出口,大家的目光都不由得向了李云。毕竟李云这厮脑子灵活,在第一师之中还是有些名气的,而且,昨夜若非他的建议,第一旅也不可能全歼三千来犯敌军。

    见众人目光向自己,李云思索了片刻,也没有犹豫,说道:“师长,属下以为当立即攻城。二旅的兵马前去攻打盂县,因此我们的兵马比第二师和第三师的少了许多兵马,因此,我们只能用时间来弥补。虽说一路急行将士疲敝,但是,此刻却也是将士们士气正浓的时候,此时攻城却是最好的时机。”

    黄胜将目光转向其他人,问道:“诸位以为如何?”

    “我等以为李云团长所言在理,可行!”

    “妥!”

    “既然如此,传令下去,立即攻城!”黄胜大手一挥,怒吼道!

    三国之四世三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