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很好,我从诸位的眼睛中到了你们的斗志!”

    赵云板着脸,认真的说道:“但是,想要获得认可,并不是你们喊两声口号就能做到的,还需要你们接下来的表现。要想成为最强的一支军队,你们就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如今我们面对的敌人并不是很强,正好是给我们锻炼的机会,借着这样的机会,我们才能壮大自己,从而面对将来更加强大的敌人。别的话不多说了,想要让本司令到你们的能力,就在阳曲城一战。”

    “是,我等必不辜负司令厚望!”

    吕腾一干人等气势昂然的回应了一声,跑着离开赵云的营帐,准备安排接下来的阳曲城攻城战。从赵云口中听到了军队番号的改变,他们都充满了斗志,独一无二的番号,证明了自己所在部队的实力,自然是无比的吸引人。

    收拾一番之后,大部队再次启程,朝着阳曲城进发。十余里的距离,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兵临城下。今天负责巡视、警戒的是第一师第三旅,因为有昨天一旅的教训,再加上赵云的一番话,三旅的旅长余常可谓是斗志十足,斥候队派遣出去,全面清扫阳曲城派出来的探子,以免再次遭遇埋伏。一路前行,抓获了不少的阳曲城斥候,从这些斥候口中打探到了阳曲城的许多情况。

    “启禀司令,据敌军探子口中打探到,如今阳曲城的负责之人名位韩却,是晋阳城中世家大族的子弟。这韩却早年有举孝廉之名,有些才名,昨日的埋伏,皆是出自这韩却之手。而阳曲城经过昨日的伤亡,如今城内的兵力六千余人。”

    汇报完从敌方探子口中打探出来的消息后,余常请命道:“司令,我三旅愿为先锋,保证一个时辰内将阳曲城拿下,还请司令给我三旅一个机会。”

    “余常旅长,你这就不厚道了!”

    赵云还没说话,吕腾就不满的出声,道:“这先锋之事皆是我一旅负责,如今你向司令请命,莫不是觉得我一旅无人了不成。”

    “嘿!”

    余常冷笑一声,事关自己麾下所部表现的机会,他可不会客气,嘲讽道:“司令重你们一旅,所以把先锋的职责交给你们一旅来负责。然而,昨日因为你们一旅麻痹大意,惨遭敌军袭击,折损上百弟兄,如今我三旅的弟兄们愿意为你们一旅分担这个差事,吕腾旅长你不感激也就算了,为何还如此不满,莫不是以为我们三旅会抢了你们的功劳不成。”

    “你…”

    吕腾气的面红耳赤,却是无力反驳余常的话,毕竟昨天确实是他们一旅失职,才会中了敌人的埋伏,自己的错也不能怪别人指出来。不过,吕腾自然不会轻易的把先锋之位给让出去,大声的回应道:“我一旅确实有过失,不过,昨夜我一旅也全歼了敌军三千人马,也足以证明了我一旅的实力,拿下区区阳曲城何须一个时辰,半个时辰足以。”

    “哼,大话谁不会说,既然你们一旅需要半个时辰,我三旅只要一刻钟就足够了。”

    “可笑…”

    “吕腾,余常,在司令面前如何能容得你们如此放肆,还不快快住口。”

    第一师的师长黄胜见二人争执不休,赶紧站出来喝止。越说越夸张了,阳曲城好歹也算是太原郡的一个重要城池,城内更是有六千兵马,若是对方死守,不要说半个时辰,一个时辰,怕是一天都不一定能够攻下。当然,如果不计人命的填进去,那就另说。只不过,赵云手中就三万有余的兵力,一个阳曲城就损失那么多的兵力,接下来的晋阳城,乃至于壶关也就不用打了,直接打道回府就是了。

    吕腾和余常被黄胜这一顿喝声给惊醒,连忙躬身请罪道:“司令,我等无状,还请司令恕罪。”

    “好了,都是自家兄弟,莫要因此伤了和气。”

    赵云摆了摆手,倒不是很在意。不过,让谁先锋攻打阳曲城倒是有些为难,原本之前一直都是让第一师第一旅的兵马来执行,然而,昨天终归是有了过失,若是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自然也不能让第一旅的人马继续担任先锋之职。

    “司令,属下有话要说!”

    正当赵云犹豫不决之时,又是一个威猛的中年汉子站了出来,却是第二师的师长孙铭,很有文艺气息的名字,若是没见到他本人,怕是都会以为这厮是个文人,不过等见到真人之后,才会深刻的理解什么是见面不如闻名。

    “不知孙铭师长又有什么想法?”

    得到赵云的允许,孙铭瓮声瓮气的说道:“司令,不论是第一师还是第二师或者第三师,我们都是司令麾下的士兵,不能什么战事都让第一师的人上,难道我们第二师或者第三师的将士就比他们第一师差了不成?之前先锋之职都由第一师的士兵执行,现在怎么轮也该轮到我们第二师了,司令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赵云有些头疼,第一师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第二师的又跳了出来,向一旁的郭嘉,只见这厮老神在在的喝着茶,好像对眼前的事情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第二师的师长都跳出来了,想来第三师的也不会落后了。

    果然,紧随孙铭之后,第三师的师长葛伦跳出来,大声嚷嚷道:“司令,孙铭师长说的没错,我们都是司令你的属下,这一次阳曲城的攻城战,说什么也要换人,不能什么好事都让第一师的人给占了。”

    “没错,我们第二师的人不比第一师的人弱,让我们第二师的人来,肯定比第一师的做的更好。”

    “我们第三师的表示不服,恳请司令给我们一个机会!”

    第二师和第三师的几个旅长也都纷纷叫嚷了起来,此前是因为赵云和郭嘉早有安排,他们不好说什么。但是,如今第一师的人自己发生内讧,他们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趁机争取一下,说不定就能把这个先锋的职责给抢过来,那就爽歪歪了。

    两个混账东西!

    黄胜心中怒骂一声,狠狠的瞪了吕腾和余常两人一眼,若不是他们二人争执,又岂会给第二师和第三师的人趁机起哄的机会,等回去之后说不得要收拾这两个家伙一顿。不过,眼前的危机倒是要先解决,上前一步,高声说道:“司令,由我第一师的兵马执行先锋的职责是在大军出发之前就已经定下的,军令已下,又岂可随意更改,怕是会动摇将士们的军心,还请司令三思。”

    “哼!”

    孙铭冷哼一声,嘲讽道:“若是你第一师的人没有出现差错,临时更换先锋说是会动摇将士们的军心倒也不差;但是,现在全军将士谁不知道你们第一师的人犯了过错,如今撤了你们先锋之职才是合理的,若是司令不闻不问,反而才会动摇将士们的军心。”

    “孙铭师长说的没错,黄胜师长,我为了全军将士的安危着想,不如你向司令请辞,免得司令为难,岂不是两全其美。”

    黄胜听了差点一口老血没忍住喷出来,d这两个家伙就抓着他们第一师昨天的过失不放,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他们二人给得逞了。这自然不能忍,肯定要反抗的。

    “你们两个放屁…”

    “够了!”

    黄胜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云厉声打断,只听赵云怒道:“你们以为这里是菜市场不成,容得你们讨价还价?身为师长,如同泼妇骂街一般争吵,都忘了你们的身份了是不是?若是再有人争吵,统统拉下先打一百杖你们还有没有力气争吵。”

    赵云平日里倒是极少发火,此刻这一顿发飙,顿时让黄胜三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气势迎面扑来,顿时噤若寒蝉,再也不敢争吵了。

    见三人安静了下来,赵云这才收回气势,平和的说道:“原本由第一师的担任先锋之职,乃是早有安排的,军令既下,自然不能轻易更改。”

    听到赵云这话,黄胜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而孙铭和葛伦则蔫了,既然赵云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也不能反驳。只是,不等黄胜的笑脸绽放,赵云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的笑意凝固在脸上。

    “不过,第一师确实表现不善,若是不能有合理的解释,也确实不能让所有的将士放心。所以,孙铭师长和葛伦师长的要求也有道理,本司令也是讲道理的。至于该如何做,郭政委早有定计,你们便听听郭政委是如何说的。”

    没理由自己一个人顶在前面,郭嘉却是舒爽的在哪里饮茶,所以,赵云很干脆的就把问题抛给郭嘉了。

    “些许事便争吵的如此不可开交,就你们这样的性子,又如何让委员长放心?”

    郭嘉放下茶杯,不满的指责了一通,都怪这些家伙事多,才让赵云把锅甩给他,影响他喝茶的心情,指责两句难道还不行了?当然,面对郭嘉的指责,黄胜他们当然不敢有意见,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算了,你们还年轻,经历的不多,此次就不多说你们了,日后切记遇事当多动动脑子。”

    听了郭嘉的话,众人有些无语,一时间皆是面面相觑之色。

    在场的一众高层,除却少数几个人之外,绝大多数人的年纪都比郭嘉大,就说黄胜他们三人,都可以算是郭嘉父亲辈的了。此刻听郭嘉说他们还年轻,怎么都让人觉得怪异。不过,谁让人家郭嘉是大佬,自然是无从反驳。

    郭嘉不理会众人怪异的表情,继续平静的说道:“出发之前,便指定由第一师的来担任先锋的职责,诸位都能够服从军令,这是值得称赞的。如今大家之所以争抢先锋的位置,也是因为第一师表现不佳的原因,倒也情有可原。因此,接下来司令和我会给大家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若是谁胜出,接下来的先锋之职都由他来担任,其他人不得有任何的意见,你们意下如何?”

    “郭政委有命,我等岂敢不从!”

    既然是郭嘉说的话,众人自然不会反驳。作为幽州袁常麾下的首席谋士,自然不会有人怀疑郭嘉的才能。

    “嗯,很好!”

    郭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接着说道:“从我们这个方向进军,阳曲城除了南门之外的东、西、北三个城门皆可攻打,正好,你们三个师分别负责一个城门,此次谁哪个师先攻下城门占领城守府,接下来便由这一师担任先锋之职,如此一来,完全是靠实力获得的先锋职位,想来不会有人有意见了吧?”

    “郭政委此计甚妙,我等自当遵从!”

    “没错,郭政委说的自是不会有问题,我第三师没有意见!”

    好好的先锋之位被拿来竞争,黄胜心中自然是有些委屈的。不过,确实是他们第一师的出现过失,而且,引发争吵的也是他们第一师自己的人,此刻演变成如此局面,也怪不了别人,只能说他们自己作孽了。

    “第一师服从安排!”

    “嗯,不错!”

    郭嘉懒洋洋的称赞了一声,随后又道:“北门距离我们如今的位置最近,而东、西二门的位置则有些距离,谁攻打北门,自然是占据优势,所以,司令和我就不指定了,接下来抓阄来决定谁负责攻打北门,谁攻打东西二门。古语有云: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所以,运气不好的也不要多说什么。接下来,就开始抓阄吧!”

    郭嘉伸出手掌,掌心之中三个纸团静静的躺在那里,情形,显然郭嘉早就准备好了。众人心中惊叹,不愧是幽州的首席谋士,大家都还在争吵,郭嘉就早已想到了解决之法。

    黄胜、孙铭和葛伦三人上前从郭嘉手中抓走一个纸团,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忐忑,不知自己的运气如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