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无耻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很显然用这句诗来形容此时的氛围有些不合适,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听起来似乎更适合。

    “传令下去,准备出击!”

    韩瑞双眼冷然的着前方幽州的大营,口中低声吩咐了一声。旁边的卫兵立马将韩瑞的命令传达下去,厉兵秣马,一切准备就绪。

    “哼,如太守大人所料的,敌军果然没有防备。”

    着大营前站岗的两个卫兵,韩瑞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同时心中自然也是大喜过望。只要今夜袭营成功,他的功劳自是少不了。

    “待靠近之后,弓箭手将那两个哨兵击杀,距离敌军大营三十步之时再冲锋!”

    韩瑞此次袭营,带了三千兵马,其中两千步兵,一千骑兵。放在中原腹地,一个郡想要凑齐一千骑兵自然是相当困难,不过,并州临近异族之地,战马不缺,打造骑兵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当然,这一千骑兵也是目前阳曲城内仅有的骑兵了,其余兵马也多是被征召到晋阳城了。可见为了今晚的袭营,韩却和韩瑞二人也是孤注一掷了,把大部分的身家都投了进来,若是失败,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咻!”“咻!”

    两支利箭破空而去,大营前站岗的两个幽州士兵应声而倒,也亏得此时风声呼啸,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动静。

    “众将士,随我冲上去,建功立业,只在今朝!”

    “建功立业,杀!”

    “杀!”

    当距离幽州大营只有三十步之时,韩瑞一声怒吼,狠狠的催动胯下战马,裹挟着昂然的气势,朝着前方冲去。在对方没有准备之下,韩瑞相信自己这一千骑兵能够给对方带来难以言喻的伤害,不敢说把对方数万兵马击杀一空,但是,韩瑞有信心让他们狼狈逃窜,只要击溃他们,让晋阳城的高干知道幽州的兵马不过如此,到时候再请来援兵,对付敌军又有何难?

    只是,还沉浸在升官发财幻想之中的韩瑞却是没有察觉,幽州大营似乎有些安静的不正常,显然,这一刻的他已经被利益给蒙蔽了心智。

    几个呼吸的功夫,韩瑞的一千骑兵就冲到了大营门口。

    “不好,中计了!”

    到大营门口那两个被弓箭手射杀的“幽州士兵”,韩瑞霎时间肝胆俱裂,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这哪里是幽州士兵,只不过是两个被乔装打扮的稻草人,很显然,对方早有埋伏,难怪韩瑞如此惊恐。

    “停下,快撤!”

    韩瑞惊恐的高呼出声,然而,一千骑兵如此狂猛的冲锋而来,哪里能够说停就停,反倒是后面的步兵,此刻比他们更容易撤退。

    “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吕腾大笑一声,在亲兵的护卫下,出现在了韩瑞的正前方,或许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这厮还有兴致文绉绉的来了一句。

    “弓箭手,放箭!”

    也不浪费时间,吕腾大手一挥,后方列好阵型的弓箭手便毫不犹豫的张弓搭箭,一支支利箭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朝着韩瑞那一千骑兵落下。

    “撤,快撤!”

    韩瑞也不是什么绝世猛将,武艺也是一般,连二流都不到。先前是自认为袭营成功,还表现出一副勇猛的气势,此刻见己方中了埋伏,满心的气势早就跌落谷底,恨不得自己多生两只脚,可以跑的更快一些。然而,韩瑞刚才跑的最快最凶,此刻调转马头困难不说,他还是处在一千骑兵最后的位置,其他人的下场如何暂且不说,韩瑞这厮想跑,想来是没有多大希望的。

    “前面的人给本校尉滚开!”

    韩瑞赤红着眼,对着前面的士兵怒吼着。然而,此刻大家都想着逃跑,平时你是校尉大家还听你的命令,在面对生死关头的时刻,不要说你是校尉,就算是将军也没用了。

    “混蛋东西,敢不听本校尉的话,要你们何用!”

    韩瑞抽出腰间的长剑,径直对着前方的士兵挥了过去,顿时,挡在韩瑞前方的士兵倒下了好几个,或许是被韩瑞的狠辣给吓到了,其他的士兵见状,连忙拨马躲到一边,有战马被惊吓到的士兵,更是直接跳下了战马,靠着双腿开始逃跑。

    “给我冲,前方但有拦路的,统统斩杀!”

    此时此刻,韩瑞也不顾其他了,直接大声对着身旁的亲兵下令。韩瑞这厮如此行径,能够跟在他身边的亲兵显然也不是什么好鸟,听了韩瑞的命令自是没有丝毫的犹豫。此刻为了逃命不要说杀一些己方的士兵,真到了必要的时候,让他们击杀韩瑞都不带犹豫的。

    “哼,为将者如此不惜自己的士兵,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无需劝降,杀了便是!”

    吕腾自是也将韩瑞的行径在眼中,心中自是感到无比的愤怒和鄙视,所以,他也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这样的人丁点招降的必要都没有。

    “全军出击,务必不要放在一个敌人!”

    吕腾一声令下,操起自己的武器,跃上战马,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其余的士兵也紧随吕腾之后,气势汹汹的追了上去。

    韩瑞这边,因为他丝毫不留情面的因素,但凡挡在他前面的友军,都是被他身边的亲兵出手斩杀,故而很快便冲到了骑兵阵营的最前方,再前面自是步兵。同样的,韩瑞也没有丝毫留情,只要挡在前面的步兵,也都是被斩杀或是被战马践踏,韩瑞跟亲兵一路向前冲,很快就越过了大部分的士兵,只要些许时间,他就能离开这片平地,进入树林,到时候,幽州的士兵自是再也阻拦不住他了。

    “嘭!”

    只是,不等韩瑞兴奋片刻,一阵锣鼓、梆子声响起,只见前方树林的左右两侧再次冒出大股的幽州士兵。一旅有将近五千的兵马,营中二千兵马埋伏,由旅长吕腾亲自率领,另外的兵马则是由三个团长率领埋伏在外,从而两面包抄,不让一个敌人逃脱。

    “弓箭手,射击!”

    从左右两侧包抄而来的分别是一旅二团团长马凯和三团刘振率领的兵马,见到韩瑞兵马靠近,二话不说便下令弓箭手一阵齐射,顿时韩瑞的兵马死伤无数。韩瑞此次带来的三千兵马,就这么一些时间,已经有上千的伤亡,而且因为韩瑞只顾逃跑的原因,剩下二千不到的兵马连阵型都没有,只是一味逃跑,简直就是来送人头的。

    “弟兄们,跟我上,让他们知道我们一旅的厉害!”

    二团团长马凯怒吼一声,抄起长枪,拍马冲了上来。傍晚之时因为一旅失职的原因,中了敌军埋伏,虽说伤亡不大,但是,总归是一旅的过错,让他们一旅在其他部队面前丢了脸面,而他们这些营级以上的军官,更是被吕腾下令写一份二万字的检讨,想到这个检讨,马凯的心中就充满了怒火,要把这顿怒火发泄在面前的敌人身上。

    “杀!”“杀!”“杀!”

    伤害是相互的,吕腾他们惨遭赵云万字检讨的责罚,马凯他们则是被吕腾加倍伤害,二万字检讨,下面的连长、排长到普通士兵一个也没少,所以大家心中的怒火都是不尽相同的,这份怒火此刻有地方发泄,他们当然不会客气。

    “给我上,拦住他们!”

    韩瑞见两侧有敌军围上,惊恐不已,连忙高声下令让旁边逃命的士兵迎上。此刻只顾逃跑的士兵哪里会听从韩瑞的命令,只不过在韩瑞下令斩杀十几个逃窜的士兵之后,其他的士兵即使心中不愿,也只能迎了上去。而且,韩瑞这厮更是无耻的用他们的家人威胁,面对如此情况,那些士兵即使再愤怒,也不得不听从命令。

    “准机会,一旦有缺口,立马冲出去。”

    韩瑞压低嗓音,对着身旁的亲兵吩咐道。并不是韩瑞对待这些亲兵不一样,而是他知道若是只有他一个人,想要逃脱根本不可能。因此,他必须带上自己的亲兵,关键时刻可以让亲兵顶上去,他逃跑的机会才会更大。

    被韩瑞威胁的并州士兵短时间内也迸发出了顽强的抵抗力,生生的将马凯和刘振两边的攻势给挡住了,当然,想要挡住战力和装备都优越的幽州兵马自然是不可能,只不过是延缓了些许的攻势罢了。不过,这片刻的延缓,对于韩瑞而言,不啻于福音,他瞅准了一个缺口,领着亲兵就朝那边的缺口冲了过去,而且他身后还有数百骑兵跟随,马凯和刘振的两支兵马多是步兵,想要阻拦韩瑞也有些困难,除非用士兵的性命去减缓骑兵的冲势,即便幽州的士兵再精锐,步兵对上骑兵还是有些艰难的,更何况是面对一群只想着逃生的敌人。

    片刻之后,马凯和刘振就做出了决定,让他们用己方的士兵去换这些敌军的性命,显然是不划算的,因此,他们二人也没有下令强行阻拦,能留下多少是多少。

    “哈哈,想留下本校尉的性命,简直是可笑!”

    见脱离了敌军的包围圈,韩瑞顿时得意的大笑起来。不过,韩瑞是没读过三国这本了,要是他知道当时的曹操在赤壁之战时就有这样的举动,估计他就笑不出来了。

    “唏律律!”

    韩瑞没有得意多久,就感觉到胯下战马突然向前倾倒,伴随着一阵哀嚎声响起,他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向前飞了出去。

    “某已等候多时了,纳命来!”

    一道怒吼声响起,却是李云的声音。原来他此前猜测到敌军主将必定会死命突围进入树林,而且,突围的多数会是骑兵。因此,早已布下绊马索,只等对方进入陷阱。果然不出所料,韩瑞领着数百骑兵窜了过来,他自然是不会客气,让埋伏的士兵拉起绊马索,当即就成功的拦住了对方。

    随后,李云抄起长刀,猛拍胯下战马,领着士兵朝韩瑞冲了过来。

    “我愿降,不要…”

    韩瑞的话还没说完,李云已是手起刀落,一刀将韩瑞斩杀。韩瑞的无耻行径李云刚才就在眼里,这样的人又岂会留他性命。拍马上前将韩瑞的脑袋挑起,李云高呼道:“尔等主将已死,还不快快投降!”

    “速速投降!”

    随着李云的呼声响起,身旁的一众将士们也跟着呼喊起来,顿时整个战场之上都响起了幽州将士的招降声。

    并州士兵本就没有多少抵抗之心,等韩瑞一死,更是没有反抗的念头,纷纷丢下武器,蹲在地上,等候发落。

    “李云团长击杀敌军主将,功劳在手,可莫要气。”

    “没错,李云团长,我们等着你的美酒佳肴!”

    马凯和刘振让士兵收拾残局,他们则是围到李云身边,一顿敲诈跑不了。

    “这是自然!”

    李云也不会气,枪挑着韩瑞的脑袋,啐了一口,厌恶的说道:“斩杀此等人真乃污了某的宝刀,也不知是否会沾染这厮的晦气,回去之后,少不得拿柚子叶冲洗一番。”

    “这话倒是没错,这等人世间少有,着实该杀!”

    “若是形势需要,这等就当千刀万剐,一刀杀了倒是便宜他了。”

    韩瑞的所作所为大家都在眼里,对于这样的人他们自然是极为唾弃。大家同为将领,如韩瑞这样品行的人,又有谁会得起。

    “李云你子不错,不仅料到对方会夜袭,如今更是击杀敌方主将,少不了你的功劳!”

    吕腾此时也围了上来,拍着李云的肩膀,极为满意的说道。傍晚的时候中了敌军埋伏,一旅的丢了脸面,如今,一旅反埋伏了敌军一次,不仅击杀敌军主将,敌军来偷袭的三千兵马一个不少的都被留下,先前丢的脸面捡回来了,至于功劳,肯定也是跑不掉的。

    “都是旅长领导有方,属下岂敢居功!”

    “你子也学会拍马屁了,废话不多说,走,本旅长带你们去找司令领功去!”吕腾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便兴奋的带着李云他们前往赵云营帐。

    只是,赵云营前护卫的士兵说的话却是让他们一阵错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