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何人能无欲?天下无至刚

    说好是要睡三天三夜的,可是结果是只睡了一天都不到,就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庄子上的重点布防图要他来画,教兰如何做蛋糕也得他亲自来,还有养殖厂的改建,他也得亲自做出批示,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学堂的事,这学堂建好了,却没有老师,没有本,没有教材,这些也得由他这个庄主,来亲自操作。

    教材好办,本也好解决,可是老师却不好找,哪怕王动已经派人贴出了告示,高薪诚聘,来的人是不少,可是一张口,就全被王动给赶回去了,怪不得年纪这么大了还是秀才,用《论语》来当作启蒙读物也不是不行,可是这些个二货,连《论语》里的意思都说不明白,这样的人,能让他们来当老师吗?

    所以王动无奈之下,只能跑到崇文馆里,想要找李照帮忙,派给自己几个老师,来自己的庄子上当老师。

    李照听明白了他的来意之后,眼睛一下就瞪了个溜圆:“你没事吧?你让太子少师去你庄子上教娃娃?且不说我不愿意,就算是师父他们也不愿意的好吧?”

    崇文馆是不行了,王动退而求其次:“那弘文馆的话,你能不能递过去?”

    李照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一只手指着外面道:“那里的师父全是大学士,你想要人,我不反对,你去找我父皇要人吧。”

    “国子监总可以了吧?”

    “国子监里的哪个老师,品级都要比你高出不少,你去了是命令人家,还是人家命令你?”

    王动不干了,一把就揪住了李照的衣领:“我不管,十个老师,你必须给我解决了!要不然的话,我就住在你东宫不走了!”

    “哼!你要是真的住下来也好,免得你天天偷懒,朕可是听说了,你已经好久没有上差了吧?”

    说真的,了这么多年的史,王动就没有发现一个皇帝,会主动的跑到东宫来的,按常理,应该是太子去宫里给皇帝请安才对吧?

    “父皇!”

    “陛下!”

    在见过礼之后,王动想开溜了,可惜他被李照死死的给拉住了,想走都走不了,除非卸掉自己的一只袖子。

    “子,你回来都多少天了?居然不知道进宫一趟,还得朕来见你啊?”老皇帝很神气,坐在摇椅上喝着茶,身后还有亲儿子捶着背,歪着眼睛着王动道:“你自己说,朕把这么重要的差事交到了你的手上,可是你怎么做的?居然呆在家里不上差,对的起朕给你的俸禄吗?”

    这事不提还好,一提王动实在是忍不住要说话了:“陛下,您把臣未来三年的俸禄都给罚光了,所以臣想休个长假,您三年如何?”

    李照实在是忍不住了,蹲在老皇帝的身后开始抖,而老皇帝则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子,真的是个孩子,自己罚他多少俸禄,他就准备偷多少时间的懒……要是百官都他这样干,那朝堂上可能就没人了吧?

    可有一点,让老皇帝总是狠不下心来揍他,那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景国长公主李安的那颗心啊,全都挂在了这子的身上,最过份的是,自己女儿在他的庄子上,被称呼的不是长公主殿下,而是‘夫人’!

    就凭这一点,他这个当爹的,在王动的身上发发火,不应该吗?可是王动这子呢?水火不侵啊,不要人人都向往的权势,明明有着过人的见识,却喜欢守着自己的庄子,过着富即安的生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无欲则刚’?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真正无欲的人?老皇帝嘿嘿一笑:“这样吧,我给你放个大假吧,你也不用上差了,来宫里,就陪着朕,陪着皇后怎么样?一会就跟朕回宫吧,先去把身净了,休息上几天就可以了。”

    “陛下说笑了,臣再休息上几天,就可以正常上差了,哪怕没有俸禄

    ,臣也要为我景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专门为人,绝不利已,陛下的教悔让臣猛然醒悟,臣这就回家去反思已过,陛下,太子殿下,臣,告退!”

    突然而来的转变啊,当皇帝和太子回过神来的时候,王动已经跟兔子似的跑出了东宫,然后一路不回的跑出了皇都,直到自己回到了家里之后,他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这才恢复了正常。

    老皇帝太坏了,明知道他是在吓自己,可还是不争气的被吓到了,跟皇帝开玩笑?谁知道他哪一句是玩笑,哪一句是真话?万一他真的把自己送到宫里,跟常德那货抢饭吃怎么办?后半生的计划都想好了,怎么也得娶三个老婆吧,这一进宫,给他三百个……那不也只能着?

    《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王动奋发图强,用了十天,终于把这三本启蒙读物给写了出来,同时还把雕刻印刷,造纸术也给弄了出来,当然了,最后这两个技术,早晚都是要交给朝庭的,但是这新技术嘛,总得先试验一下不是?在自己的庄子上,试验成功之后,再上报,这样也有底气嘛!

    又是半个月过去,王动不得不去上差了,当他来到了户部,来到了自己的专属办公室之后,那脸色……变的跟彩虹似的,别提有多精彩了!

    合着自己不在的日子里,自己的工作就这么留下来了?一个分担的人都没有?要说这些都是重要的工作……那还能摆在自己这里吃灰?可是要说它们不重要?不重要的往自己这里送什么?

    可是工作就是工作,王动只能坐在位置上,着堆的比自己还高的折子,他都不敢拿,生怕一个不心,把这些折子碰倒了,把自己再给埋了……

    兵部的事情是最多的,但却是最杂的,很多都是事,拖了这么久,处理不处理都没有关系,所以可以略过。

    户部的事情嘛,他只是专管贸易那一块,现在这些已经走上了正轨,他只要保证帐目没错就好,这些事嘛,只要交给帐房去做就好!

    司农寺……这都快要秋收了,而试种的那些个作物,也有专人管,汇集起来送到他这里来的,只是一个工作报告罢了,过就行了。

    鸿庐寺……,那里很正常,没有啥重大外交,不用自己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