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你不要生气

    戴宁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感觉自己很孤独无助。

    戴宁一个人乱逛了很久,脚都酸了,才想起来不能再这么乱转了,得赶快回家。

    戴宁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却是到自家的灯亮着,不由得一惊!再一扫沙发的方向,却是到一个人影正坐在沙发上电视。

    “这么快就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路一鸣微笑着望着戴宁打招呼。

    到路一鸣竟然在,戴宁不由得关闭了房门,换上鞋子,跑到路一鸣的跟前,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能在这里吗?”

    路一鸣笑着双手一摊。

    戴宁知道自己的反应可能太激烈了,便一垂首,赶紧道:“你下班就来了吗?

    你……吃饭了吗?”

    戴宁万万没想到路一鸣竟然会突然跑过来,不由得有点心虚。

    “我不饿,所以没吃。

    你呢?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路一鸣抬眼凝视着戴宁问。

    “哦,我……我和海伦随便吃了点,海伦男朋友便给她打电话,所以她……就先走了。”

    戴宁赶紧道。

    但是,她太心虚了,都不敢抬头路一鸣。

    此刻,路一鸣的眼眸锐利的凝视着戴宁,感觉出她的不对劲。

    随后,路一鸣便起身上前握住了她的肩膀,道:“不对,你在撒谎。”

    “我……我撒谎做什么?”

    戴宁抬眼迎上路一鸣的眼光,装作理直气壮,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有多心虚。

    “你今晚没和海伦去吃饭对不对?”

    路一鸣的眼眸简直已经穿了戴宁。

    迎上路一鸣的眼睛,她知道路一鸣的眼眸真的能到她的心灵深处,她根本辩驳不了。

    下一刻,戴宁拧了下眉头,便问:“你怎么知道我没和海伦去吃饭?”

    “你每次撒谎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而且你今晚回来的太早了,而且心情不好,很疲惫的样子。

    告诉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路一鸣低首关切的盯着戴宁问。

    闻言,戴宁不得不佩服路一鸣的观察力。

    随后,戴宁便回答:“我……就是因为主编被停职的事情,我感觉杂志社的人我的眼光现在都怪怪的。”

    说完,戴宁便背过了身子去。

    在心中思量了半天,戴宁还是不想将路母找自己的事情告诉路一鸣,她不想让路一鸣难做。

    望着戴宁的后背,路一鸣摇头道:“不对,那件事你已经释怀了,你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你肯定还有事情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

    戴宁被逼得没有办法,再加上下午路母的那些话仍旧在她心里盘旋,她真的是心情抑郁到了极点!到戴宁的情绪不稳定,路一鸣转身走到戴宁的面前,双手重新握住他的肩膀,蹙眉问:“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戴宁此刻都不敢路一鸣,因为她的眼眸已经湿润了。

    戴宁以为自己很坚强,只需要一个晚上她就可以将这些负面的情绪消化了,可是他非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戴宁感觉自己的情绪真的在崩溃的边缘。

    见戴宁低首不语,路一鸣不由得火气上来了。

    下一刻,路一鸣道:“好,我去杂志社查,一定要弄清楚你到底怎么了!”

    说完,路一鸣转身就走。

    到路一鸣来真的,戴宁赶紧上前拽住了路一鸣的衣袖。

    “你别去,我告诉你好了。”

    听到这话,路一鸣转眼望着眼眸里已经湿润的戴宁,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答应我,我告诉你,你要平心静气的对待这件事,不能发脾气。”

    戴宁太了解路一鸣的脾气了,虽然他是个很孝顺的人,但是也难保他不和路母发生冲突。

    “好,我答应你。”

    路一鸣点了点头。

    随后,戴宁便道:“今天下午,你母亲来杂志社找了我。”

    听到这话,路一鸣不由得诧异的盯着戴宁。

    “我母亲去杂志社找你?”

    “我们在咖啡馆谈了一会儿。”

    戴宁回答。

    “我母亲和你说什么了?”

    路一鸣盯着戴宁问。

    闻言,戴宁垂下眼睑,没有说话。

    那些话她都说不出口,也不想告诉路一鸣,毕竟她不想离间他们的母子之情。

    见戴宁不说话,路一鸣知道肯定是没有什么好话。

    下一刻,路一鸣松开戴宁的肩膀,便转身往大门的方向走。

    “你去哪里?”

    到路一鸣要走,戴宁赶紧追问。

    路一鸣顿住脚步,头也不回的道:“既然你不肯说,我回去问我母亲。”

    闻言,戴宁便赶紧上前拦住路一鸣,急切的道:“我不让你去,你这样回去,肯定会和你母亲吵架的!”

    异常生气的路一鸣到戴宁慌乱的样子,忍不住心下一软,然后突然伸手便将戴宁揽入了自己的怀抱!被路一鸣紧紧的抱在怀里,戴宁五味杂陈,脸伏在他的颈窝里,感受着他的气息。

    如果能一辈子这样被他搂进怀里就好了,可是他们的未来还不知道如何艰难。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半晌后,路一鸣的下颚抵着戴宁的头顶抱歉的道。

    “你道什么歉,又不关你的事。”

    戴宁哽咽的道。

    “其实我母亲以前是说过……一些反对的话,但是我没想到她会真的去找你。”

    路一鸣斟酌了一下用词。

    这时候,戴宁抬起头来,水雾的大眼睛望着路一鸣,忽然惨烈的笑道:“其实我要是你母亲的话,我也不会同意你和我交往的。

    你这么优秀,你应该找一个和你们家门当户对的千金姐,无论在事业上,还是背景上,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你这是什么话?

    我是要找一个我的人,和我一起慢慢变老的人,我又不是找商业合作伙伴,以后帮我赚钱的。

    怎么?

    我母亲的几句话就让你动摇了吗?

    我们的情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

    闻言,路一鸣的声音拉高了。

    到路一鸣眼眸中的愠怒,戴宁赶紧柔声道:“你被生气,我没有动摇,我怎么会动摇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