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她真的不是我们魔人吗?

    陈微云看向立在或山头来去自如的石姝, 突然笑了:“她是你们魔人啊,不,应该说是半个魔人。”

    若是拿到定魂珠石姝继续修仙, 那她一定会成为修真大陆站在最顶峰的修士之一。

    而若她突发奇想做个魔人,那也是能成王的。

    石姝本该是无论在哪都最能呼风唤雨的那一个, 竟辛苦她万事懵懂,过了那么久。石姝一定是全知道了,全想起了。

    陈微云只觉越来越无力, 哪怕有隔灵罩,她本身的身体也并不允许她长途跋涉,她原先只是想试试, 可到达了境地, 才觉得这试试并不容易。

    本身便是药师,翻阅了大典,按照她这经脉的枯萎程度, 不出五年, 没有奇遇,必然是没有生机的。

    那办事人员说好的安享晚年她是受不住了, 可将石姝清醒地带回去她也算是出了点力。

    陈微云仿佛休息够了, 起身跟在红菱身后, 能来魔人的地方走一遭, 她觉得新鲜。

    就像是个游客似的,左看右看,走在最前头的石姝虽神智清醒, 可这也是勉强克制的结果,她突然往回看了看,陈微云没事人似的跟在后头,她稍稍放下了心。

    她尚且不能控制自己,只要到了三省河,拿到属于她的定魂石,就不会再有不顾自己意愿吸走他人灵气的事情。

    最高的那座火山上,麒麟扇扇了又扇,陈微云脚步微微踉跄。

    这一路石姝怕是比太虚宗的一年半出手还多得多,层出不迭的魔人,陈微云看着新奇。

    红菱在一旁说:“这些算是好的,只是来试探前辈,换做是那些个厌恶人族修士的,就一定会偷袭下死手,只是前辈太厉害了!”

    说的是石姝。

    魔人之间也是泾渭分明,红菱虽然不相信人族修士,却也做不出滥杀人族修士的事情来。

    走过火山,三省河水流湍急。

    守河人是个看着枯瘦如柴的老人,红菱抢先一步走到石姝前头,与那老人说:“农伯伯,她们是好人,给师傅带长白参,帮我了。”

    农牧仿佛连听人说话都很是吃力,伸出一片手掌,红菱看向石姝:“把交换的东西拿过来就行了!”

    陈微云是药师,比石姝更清楚哪些有用哪些没用:“龙心花能绘器纹挡元婴修士致命一击,拿这个换吧。”

    枯瘦的黑袍老人不喜不怒,仿佛他们说的与他无关。

    他接过石姝递来的盒子,却在触碰到石姝的手心时顿了一下,他仿佛想抬头,却停在了半路,他将盒子塞入宽大的衣袂里,侧开身。

    三省河下孕育着魔人的定魂珠,就像红菱说的,每一颗定魂珠都不同,鸟择良木,珠寻良主,石姝守了一天一夜,三省河的河面也未跳出一颗珠子来。

    红菱忍不住声问黑袍老人:“农伯,不会是珠子被人拿完了吧?”

    农伯只轻轻摇了摇头。

    又是三天三夜,水面突然越发地平静了。

    陈微云觉得有些困,石姝的皮肉已经绽出血花,红菱用手掌捂住了红链的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三省河如镜面光滑,天空却诡谲至极,红云翻滚,三轮太阳冉冉升起,一颗红色的珠子突然腾空而起,它在半空光芒大放,又瞬间落到了河面上。

    奇的是,三省河的河面真如同镜子一般,红珠子从三省河河中央,滚到了岸边。

    石姝捡起了珠子。

    农伯的声音苍老而悠远:“服下即可。”

    听到这句话,陈微云却突然坚持不住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最后一个画面是石姝服下了那枚红珠。

    - -

    清凉的空气,不是途忘川那炙烤人心的魔气,熟悉的气味像是消□□水。

    刚才她做梦梦里遇到那个办事人员了,他面露羞愧,告诉她:“这一世辛苦了,下一轮回会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另外,你想要的,都能给你。”

    陈珂摆手:“不了不了,活够了。”

    做老人并不是没好处,说出去没人信,她竟然经历过如此多的事情,去过农村、还斗过丧尸、阔老太也做过、普通的奶奶也做过,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她的感情放出去却收不回。

    那办事人员朝她说:“辛苦了。”

    她还没问仔细之后是怎么说,若是回天堂,能不能做个干部享受天堂公务员待遇,便又回到了床上。

    可这个梦尚未结束,

    她睁开眼,缓缓坐了起来。

    锦衣玉服的童子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她左看右看,还是最开始那间屋,外头的阳光正好,只是不知今夕何年。

    “你……你竟然醒了!”

    稚嫩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陈微云抬手,枯瘦如柴,她好奇地问:“你是石姝喊来的吗?”

    那孩子的神色猛然恭敬:“是大长老让我在这里看着您的。”

    大长老?

    童子奔跑出门,

    她以为过会儿走进来的会是石姝,却没想,是一张又熟悉又陌生的脸孔,她侧过头,努力地回想,却仍旧没见过这一号人物。

    “祖母,您终于醒了。”

    陈微云差点没被呛着,她古怪地打量眼前的青年:“凤瑭?”

    俊眉朗目的沈凤瑭这才笑了:“是我,祖母,母亲已知道您醒过来,她十分高兴。”

    天空中渐渐围聚了红云,陈微云听着沈凤瑭娓娓道来,这才知晓她已昏睡了数百年,而这数百年时间,石姝竟成了途忘川的魔王。

    沈凤瑭是太虚宗的大长老,他的母亲却是途忘川的王。

    她正想问问数百年来发生了什么,沈凤瑭却消失了。

    陈珂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蓝白的窗帘,玻璃的双拉窗,现代化,味道是医院的消□□水没有错。

    “病人醒了。”

    护士话音刚落,一群人围了上来。

    陈珂眨了眨眼,这些人熟悉极了。

    她又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直到看到站在眼前,穿着白色裙子的石姝突然走过来抱住了她,陈珂惊呆了。

    左手边,李思静和春花站在一块,右手边,是满脸泪痕的陈天泽,叶青还是那副关心人的模样,兔子安溪已经哭成了泪人。

    “不是,我还想再睡会儿,我脑子可能还有点问题。”

    陈珂自顾自低下头,蒙上了被子。

    被子里,陈珂鼻子一抽一抽的,好久没见他们了,这一见,就受不住啊。

    被子被缓缓拉开,陈珂泪眼婆娑,她恍惚中又见到一人:“奶奶?”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最后一个世界真是最想写好,也是最让我心力交瘁的。

    所以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没有这金刚钻还是不能揽瓷器活啊哈哈哈~

    各篇的番外会当做福利放在这一章的评论里,每天一章,请大家届时关注吼!

您已阅读完快穿之我是你婆婆最新章节,以下是本站为您推荐的其他热门小说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少谦慕雅静)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总裁不要弄疼我 夺情总裁豪门老公不及格 总裁大人,体力好! 冰冷少帅荒唐妻(顾轻舟司行霈) 萌宝甜妻总裁爹地不好惹(唐思雨邢烈寒) 总裁每天求抱抱(厉景琛布桐) 婚内燃情老公今晚请休战(江优言容景琛) 豪门猎爱纪少别太坏(纪时谦薄安安) 军少逼婚甜妻不好撩(苏浅炎子昂) 试婚100天帝少宠妻七天七夜(温若晴夜司沉) 契婚宠妻甜如蜜(言晚霍黎辰) 魔鬼游戏(阎川白颖) 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顾南舒陆景琛) 久爱成疾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顾轻舟 有你陪伴的夏天 林奇江若晴小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