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 圣体的忽悠

    对天虚帝子之眼神儿,叶辰置若未闻。

    神秘圣体与他长得一模一样,他并无诧异,如今的神秘圣体,便如昔年的黑衣叶辰,尊荣可随意变换,已见怪不怪。

    这,或许便是第一种荒古圣体的诡异处,与第二种圣体,略多不同,如血继限界、如圣战法身,也如他之尊荣。

    天虚帝子终是收了眸,盯住了神秘圣体。

    荒古圣体的两脉,还真差别颇大,论血脉本源,比叶辰精粹;论特殊状态,比叶辰霸道;论神藏,也比叶辰的更可怕,给他一种莫名的错觉:叶辰就是个冒牌的荒古圣体。

    而神秘圣体,才是此一脉的正宗。

    莫说他,连叶辰自个都这般认为,同为荒古圣体传承,为嘛第一种这般逆天,一定意义上来讲,能甩他一条街。

    “汝吾皆圣体,何不联手。”

    神秘圣体开口了,无视天虚帝子,只叶辰,他倒不傻,在打感情牌,无非就是拖延时间,以求恢复巅峰状态。

    叶辰不语,却是想笑,先前欲灭我的姿态哪去了,如今落了下风,又搁这攀亲戚,真以为老子是三岁的孩童?

    “与吾合力诛灭他,便告知你血继限界秘辛。”见叶辰无动于衷,神秘圣体幽笑,抛出了诱惑,笃定叶辰会心动。

    的确,叶大少是心动的。

    若能随意开血继限界,便是神级挂傍身,何等的造化。

    不由得,叶辰侧眸,瞟向天虚帝子。

    天虚帝子皱眉,瞥了一眼叶辰,总觉这货,不怀好意的说,尤属那双眼神儿,亮到了放光,贼溜溜的。

    “与吾合力,你将至高无上。”

    “吾会助你大成,九天十地,四海八荒,唯你独尊。”

    “来吧!与吾融合吧!”

    这几个瞬间,神秘圣体似成了话唠,一言接一语不带停的,每一句话,皆带着一种诱惑,力求忽悠叶辰投诚他。

    说着说着,便见叶辰动了,一掌遮天,凌空盖下,掌印还未落,便见乾坤崩灭,一掌之威,霸天绝地。

    但,他攻伐的并非天虚帝子,而是神秘圣体,开玩笑,从来只有老子忽悠别人,你这唬人的道行,差太远了。

    “你。”神秘圣体幽笑之神情,瞬间变了色,是叶辰了,真油盐不进,天大的诱惑,竟未撼动他之道心。

    一瞬,他豁的出手,一拳轰碎了掌印,而后登天而逃。

    “哪走。”天虚帝子冷哼,一剑将其斩翻,险些生劈。

    “滚。”

    神秘圣体暴喝,猛地定身,一掌拍出了一片仙域,威震九霄,压得天虚帝子都趔趄,他是逃,但怕的是叶辰,而非天虚帝子,若单挑,纵他不在巅峰状态,也能灭了天虚。

    问题是,还有一尊圣体,而且,非一般的圣体,叶辰的存在,才是他之恐惧,先前的魔化,已打破了他之心境。

    封!

    叶辰伫立九霄,一语枯寂冰冷,左右演出帝道伏羲阵,右手幻化十二天字大冥阵,两阵合一,阵纹漫天,伴着电闪雷鸣,自缥缈虚无盖下,如山岳般沉重,封禁之力强横。

    神秘圣体满目狰狞,瞬破法阵,如蛟龙腾出。

    未等遁走,天虚帝子的封天牢笼也到了,擎天立地的铜柱,仅仅着都霸气侧漏,古老的神纹,映着岁月神光。

    然,牢笼虽强,却也难困神秘圣体,被强势打破。

    天虚帝子闷哼后退,神色那叫一个尴尬。

    在那古老的时代,他之封天牢笼,绝对是霸道的封禁,同阶之人,鲜有人能破,纵能破开,也不会这般轻松,可来了这古地,真处处让他难堪,赖以为傲的封禁,频频被破。

    噗!噗!

    他这尴尬时,神秘圣体接连喋血,破了封禁不假,却难敌叶辰攻伐,被霸道的大楚皇者,从东方苍穹,一路轰到了西方天宵,真拳拳到肉,掌掌见血,圣躯不止一次爆裂。

    啊!

    神秘圣体嘶嚎,已见癫狂,皆是被叶辰逼的,纵无血继限界,可他依旧是荒古圣体,同阶对敌,竟远非叶辰对手。

    要知道,他之年岁,远在叶辰之上,若能出古地,修为必是准帝最巅峰,血脉压制、本源压制,但就是战不过叶辰。

    只是,他哪里知道叶辰之战绩,屠过不止一尊帝,缔造过不知多少神话,同级别同境界,乃历代圣体最强,并非一般的圣体,无论道的参悟,亦或斗战心境,皆凌驾他之上。

    砰!

    一片空间被踏的炸碎,叶辰又杀到,一拳刚烈而霸绝。

    神秘圣体不与之硬抗,飞天遁走,可还未遁出不过百丈,便见前方虚空,叶辰又显化,一拳结结实实,直接命中。

    那是叶辰,动了飞雷神,早在那片虚天,刻下轮回印记,准确说,四方虚空,都刻着轮回印记,以防神秘圣体遁逃。

    噗!

    金色的血花,甚是璀璨,神秘圣体之圣躯,血骨崩飞。

    铮!

    天虚帝子杀到,一剑凌天,劈出了一条仙路,乾坤尽断。

    滚!

    神秘圣体嘶吼,圣躯都未重塑,便动了八部天龙。

    吼!

    龙吟声雄浑冗长,八个神龙八尾更是崩天灭地。

    天虚帝子遭创,仙路被破,他也被震翻出去,口中狂吐鲜血,挨了八道神龙摆尾,他还能站稳脚跟,准帝级中,除了姬凝霜,他乃第一个,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神龙摆尾的。

    击退了天虚帝子,神秘圣体头也不会,转身便遁,恢复力还是很可怕的,重塑了圣躯,只不过,气息也消沉一分。

    “你走不了。”叶辰施了飞雷神,挡了他的路,席卷黄金仙海,气势吞八荒,这一点,天虚帝子都望尘莫及。

    杀!

    神秘圣体一声咆哮,圣躯巨颤,一道道神芒,自体内射出,每一道神芒,皆是一尊法器,无一例外,皆是准帝兵,刻满了神纹,齐齐冲天,在黑暗夜空中,便如一颗颗璀璨的星辰,携有毁灭之力,欲碾灭叶辰。

    嗡!

    每逢这等局面,混沌鼎都无需召唤的,自个就杀出来了,鼎身嗡动,混沌之气流溢,遁甲天字自行排列,更萦绕大道天音,有饭吃了,不是一般的兴奋。

    大鼎,一路撞了过去。

    而后,便闻法器碎裂声,并非一道,而是一片。

    神秘圣体的法器虽多虽强,却扛不住混沌鼎的冲撞,没有哪一尊法器,敢与它比硬度,上百尊法器,被撞得漫天炸裂,碎裂的法器碎片,还未坠落苍空,便被那货吞了。

    咔嚓!咔嚓!

    随后,便闻鼎中咔嚓声,被吞的法器碎片,皆被碾成了飞灰,法器中的精粹,都成了他鼎身之养料。

    “来,继续。”混沌鼎吐露了人言,漫天乱窜,颇是乐呵,样子,没怎么吃饱,就盯着神秘圣体,盯着他之法器。

    神秘圣体双目猩红,何止了叶辰,还了他之本命法器,竟涅了神智,融有不灭仙金,刻有混沌道则,贼是霸道,如这等神器,他之本命兵,都不是对手的。

    镇压!

    天虚帝子又来,气血升腾,牟足了劲,动了一宗大术,以自身之道,化了一座磅礴的古殿,如山岳般庞大,凌空压下。

    噗!

    神秘圣体被压得一阵趔趄,一口老血,喷的霸气侧漏。

    这画面,的天虚帝子,第一次欣慰,特么的,自进了这个古地,终于扬眉吐气一回了,这么多妖孽,装把逼真不容易。

    破!

    神秘圣体怒嚎,稳了身形,一拳逆天,轰灭宫殿。

    镇压!

    叶辰的大神通到了,演化道则为神鼎,个头比天虚的古殿还大,真真的鼎天立地,混沌仙光垂落,沉重到毁灭。

    噗!

    神秘圣体跪的颇为干脆,扛不住天虚的古殿,自也扛不住叶辰的道鼎,被压得轰然跪地,撑不住大鼎压力,圣躯都裂开了,鲜血喷薄,圣躯险些当场炸灭,已是站不起身。

    封!

    天虚帝子瞬身杀至,一道道封印,一道道刻在神秘圣体身上,足足种了上万道封印,给神秘圣体,封的死死的。

    这下,神秘圣体安生了,如一座雕像,再难动弹,只猩红的眸,鲜红欲滴血,满是狰狞、憎恨、暴虐与嗜杀,再无力回天,非他不够强,是对面那两位忒妖孽,尤属叶辰那尊圣体,独战都非他对手,更遑论二打一,绝对干不过的。

    因他被镇压,残破的天地,终是安静了。

    叶辰收了大鼎,从天而降,落地一声轰隆。

    同为圣体,可他对神秘圣体,却感觉不到丝毫的亲切,非但无亲切,反而有一种憎恶,发自灵魂,难以压制。

    他曾想过吞了神秘圣体,但,这个念头,很快便被打消,不是不想吞,是吞不了,圣体的两脉,本源难相融,就好似敌对的。

    神秘圣体的眸,更多的憎恨,便是针对他,好似真有深仇大恨,若非叶辰,他何至败的这般凄惨,落得被镇压的下场。

    “圣体一脉,有何秘辛。”叶辰淡淡道。

    神秘圣体笑了,未曾回应,只嘴角微翘,神色戏虐,虽被封印,可他之眼神儿,却满含睥睨之光,那是对叶辰。

    叶辰未再问,问也不会说。

    还是天虚帝子较干脆,一掌放在了神秘圣体天灵盖。

    而后,便见他施了搜魂术。

    唔!

    神秘圣体闷哼,痛到低吼,搜魂的力量太霸道,已冲入他神海,已锁定他元神,要搜索他最古老的记忆。

    叶辰不语,静静着,只待结果。

    天虚帝子闭了眸,能见其眉头紧皱,施了搜魂不假,却寻不到神秘圣体记忆,或者说,他找不到源头,每每欲要窥,便有一层混沌云雾袭来,阻挡他之搜魂,掩着该有的秘辛。

    很显然,神秘圣体元神之上,有特殊的禁制。

    不知何时,才见他收手,眼角与嘴角,皆流溢了鲜血,样子,是遭了反噬。

    “凭你,也敢读吾记忆?”神秘圣体狞笑,痛的脸庞扭曲,却笑的肆无忌惮,已是破罐子破摔了。

    “你来。”天虚帝子无奈摇头,退后了一步。

    叶辰随之上前,不言亦不语,直接动搜魂。

    唔!

    狞笑的神秘圣体,又是一阵低吼,额头青筋曝露,双目淌流鲜血。

    叶辰之搜魂,比天虚帝子的,更加霸道。

    奈何,神秘圣体体内的禁制,太可怕了,天虚帝子未做到之事,他一样未做到,搜到的仅是一片混沌云雾,再搜不出其他。

    他也收了手,比天虚帝子稍强的是,退的较早,未遭反噬。

    “怎的,不搜了?”神秘圣体幽笑,阴森可怖。

    叶辰未搭理,搜魂搜不出,不代表他推演不出。

    周天演化施展,以神秘圣体为起点,一路追溯其源头,以周天之力,拨开了一层层迷蒙云雾,一副不寻到秘辛就不罢手的架势。

    沉静中,他嘴角也淌出了鲜血,遭了反噬。

    冥冥中,他望见的还是一片混沌,拨开迷蒙云雾之后,乃一道扭曲的背影,似在近前,却恍似比梦还遥远,仿佛,那道背影就立在岁月尽头,可望而不可即。

    噗!

    伴着一口鲜血,叶辰蹬蹬后退,脸色惨白无比,非但未寻出秘辛,亦遭了反噬,比天虚帝子的更猛烈,眼角淌流的鲜血,都是黑色的,那股反噬力量,此刻还在体内作乱。

    神秘圣体又笑了,口中涌血,如似一头恶魔,阴森吓人,镇压了吾又怎样,尔等一样寻不出秘辛。

    铮!

    突闻剑鸣,天虚帝子祭出了杀剑,默然的望着神秘圣体,杀机冰冷,一瞧便知,这是要灭神秘圣体,这也是他此番来的使命。

    古天庭的仇敌,自也是他的仇敌,这片古地中,不知埋葬了多少古天庭将士。

    然,他那扬起的仙剑,还未落下,便见一道七彩的仙光,从天笔直而降,不偏不倚,落入了神秘圣体体内,给其蒙了一层七彩的神辉。

    同一时间,一道七彩的光晕,蔓延开来,撞得天虚帝子都翻飞,连叶辰,也未能幸免,倒飞的身体,撞塌了一座大山。

    啵!啵!啵!

    这等声音,接连响起,传自神秘圣体,天虚帝子加持在他身上的封印,竟一道道的被冲开,恢复了自由。

    “诛仙剑。”

    碎石纷飞中,叶辰与天虚帝子皆稳住了身形,可谓异口同声,两双璨璨的神眸,也齐齐绽放了冰冷的寒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