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敦敦番外1

    此为防盗章购买v章节满50%才能看见哦, 造成不便请大家见谅  一个小时之前, 这群青春洋溢的学生哥走进酒吧, 男人就注意上了其中一个极品。

    那看起来纤瘦柔韧的身条,五官俊逸出尘的脸蛋,简直是引人犯罪。

    “……”特别是走近之后,男人满心激动地盯着安无恙的臀部,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心里想着,等会儿一定要玩多几遍才放过这个小sao货不可。

    径自走向洗手间的安无恙, 根本不知道后面有头饿狼盯着自己。

    他感觉浑身都热得不行,温度降不下来。

    “唔……”安无恙走进隔间放了个水之后, 仍然觉得汗水淋漓。

    于是走到洗手台面前,豪气地打开水龙头,把脸靠过去冲洗。

    这个可爱的动作,也让盯着他的人热血沸腾。

    可是洗手台边暂时还有别的人, 那头色狼只好守在旁边静观其变。

    他心里盘算着, 等前面的少年药效发作,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时候,自己再过去捡尸。

    “……”安无恙把脸抬起来, 眼神迷离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靠,这个脸红红的, 表情臭不要脸的人, 真的是自己吗?

    太热了。

    他扯了扯自己那件圆领的t恤衫, 心里面认命地确认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可能喝了加料的酒……

    脑子不算笨的他,立刻不着痕迹地观察自己的附近。

    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就在进门第一间隔间里面,磨磨蹭蹭地不离开也不关门。

    安无恙马上就能确定,那个人就是给自己加料的人。

    他咬牙咒骂了一声人渣,然后转身看着自己旁边,有个正在撑着洗手台醒酒的男人。

    对方给人印象身材高大,穿着讲究,一看就是有社会地位的成功人士。

    安无恙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走出这个洗手间,他能想到的最靠谱的办法就是找别人帮忙。

    四肢开始发虚的他,关掉水龙头,向旁边蹭了过去:“哥哥,帮个忙呗?”

    霍昀川听到一声甜甜的‘哥哥’以为自己幻听,可是扭头一看,确实看到一张和声音一样甜的脸,他沉声问:“什么事?”

    对方没有醉,那真是太好了。

    安无恙眼神朦胧地抬起手,扯住对方的衬衫:“我被人盯上了,带我出去。”

    霍昀川闻言,犀利的眼神立刻在洗手间里环视了一周,在看到第一个隔间里的男人之后,他不屑地收回眼神:“我知道了。”

    安无恙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浑身难受,一张嘴就变成了令人羞耻的哼唧:“……”更羞耻的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向对方倒了过去。

    嘴里含含糊糊地想表达清楚,自己的同学在外面,可是听在霍昀川的耳朵里,安无恙的哼唧一个字儿都听不懂,全是令人耳根子发麻的醉后火星语。

    身高将近一米九的霍昀川,轻轻松松地把身材纤瘦,身高还不到一米八的安无恙打横抱起来。

    隔间里的男人见状急了,他辛辛苦苦盯了一晚上的嫩肉,怎么能轻易让人截胡。

    他走了过去:“先生,他是我的同伴,你把他交给我就行了。”

    霍昀川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直接从人家面前走了过去。

    “先生……”男人一时情急,伸手拦住他。

    霍昀川终于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滚。”

    那道眼神可怕得令人不寒而栗,成功地震慑住了见色起意的男人,让对方不敢再追上来。

    “唔……”安无恙环住霍昀川,因为浑身感到很不舒服,只能用蹭来舒缓自己的焦躁不安:“难受……”

    他嘴里吐着丝丝酒气,带着果味的清香。

    在这鱼龙混杂的酒吧里,霍昀川还是闻到了。

    不是劣质的香水味,也不是令人厌恶的烟草味,而是来自少年身上独有的气息,莫名其妙地让嗅觉灵敏的霍昀川想到了青春和阳光的味道。

    这很难得,竟然没有让他讨厌。

    霍昀川今年三十了,因为挑剔体味的原因,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结束初夜的对象。

    和他一起长大的死党们日常嘲笑他,这辈子大概只能当个孤芳自赏的老处男。

    幸而霍昀川不是处女座,否则他一定会给处女座添上一笔浓墨重彩的黑……

    为了确定安无恙身上的体味是否真的不让自己厌恶,霍昀川抱着他,直接去了附近的酒店,反正他喝了酒不能开车,自己怀里的少年也需要安静的环境休息。

    一路上,霍昀川感觉自己怀里就像揣着一只不乖的小野猫,在自己怀里抓来挠去,左拱右蹭,想尽一切办法引起自己的注意。

    而他始终都是面无表情,步伐从容。

    哪怕是面对酒店前台小姐的怀疑,也没眨一下眼睛。

    进了酒店房间,霍昀川直接把安无恙抱进洗手间:“……”规划了一下之后,先把人放到浴缸里,除去束缚,用花洒帮他洗澡。

    药效发作的少年,蜷缩在浴缸里面像条濒死的鱼一样,时而安静时而闹腾。

    霍昀川用手固定住安无恙的手臂,避免他乱动的时候磕到碰到。

    当酒吧里的烟酒味随着水流一点点地被洗去,少年身上的体味越发清晰,缭绕在霍昀川的鼻间,使他眸色渐深。

    “……”

    安无恙不知道自己正在面临什么,他只是跟随内心里深处的渴望,做出能让自己好受一点的举动。

    这种若有似无的邀请,对任何一名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来说都是考验。

    “安静一点。”霍昀川的声音夹杂着难以察觉的危险。

    而这个时候安无恙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头一次知道磕了药是这么难受的,简直想死,想撞墙。

    但是身为怕疼人士,身上撞一下就会淤青的人士,安无恙不可能去撞墙,他只是揪着自己面前的男人,把力气发泄在对方身上。

    只不过那么小一点力气的拳头,对于霍昀川来说,毫无痛感就算了,还充满令人想歪的氛围。

    他面无表情地放下花洒,腾出手来,宽厚的手掌一把抓住那只比自己的拳头小一圈的拳头:“够了。”

    他真的没有打算对这个看起来到不行的少年下手,只是因为对方身上的气味不令人讨厌,所以温柔一点而已。

    制止安无恙小野猫一样的举动之后,霍昀川从旁边扯了一条浴巾,动作很干净利索地把纤瘦的少年抱起来。

    刚才还很乖的少年,靠近之后突然张嘴逮着他咬了一口:“……”一直用力不松嘴。

    霍昀川的眉头噌地一下紧皱:“……”扭头看着自己肩膀上那颗湿湿的脑袋,但是他没有说什么。

    直到床边,才用手捏着安无恙的脸颊,解救出自己颈间那块肉。

    安无恙呜咽了一下,巴掌大的脸庞上五官扭曲,眼睛紧闭,无论怎么看都是痛苦的神情。

    假若他遇到的是个自制力差的对象,说不定刚才在浴室就已经被吃干抹净。

    可惜他遇到的是霍昀川,一个常年清心寡欲,对人类没有什么幻想的大龄处男。

    面对秀色可餐的俊秀少年,此人连呼吸都没变一下,直接找出吹风机,一本正经地给对方吹头发。

    暖暖的热风吹在头上,安无恙就觉得自己更难受了,他七手八脚地沿着男人的手臂,往那人身上靠去。

    霍昀川觉得这样也好,顺手把少年固定在自己怀里,继续吹头发。

    当一抹湿漉漉的温暖蹭上自己的脸,他终于意识到,想要解决问题不是洗个澡那么简单。

    “你年纪还小,忍一忍。”经过短暂的考虑,霍昀川毫不犹豫地推开安无恙,顺便拉起被子,把对方盖住。

    很快地一只细细的手腕从被子里伸出来,不依不饶地抓住他的袖子:“求你……”短暂清醒的安无恙睁了一下眼睛,里面都是泪光。

    霍昀川看见这一幕,冷峻的脸上愣住。

    然后抿紧薄唇,严词拒绝:“我不是随便的人。”

    安无恙直接哭出了眼泪,天噜,自己的运气怎么那么倒霉,找了一个这么样的男人出来,这个时候叫对方帮自己找人还来得及吗?

    “那……那,帮我找个人……”

    少年的声音模糊不清,霍昀川凑到对方嘴边听了两遍才听清楚。

    “……”说实话他对现在的孩子很失望,全无好感。

    虽然不太记得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具体长势是怎么样,但是不可能……那么秀气干净的。

    啧,就说了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对方停在那里让自己先出去,安无恙整理好t恤的下摆,慢慢踏出去一只脚,却突然听到老爸的声音靠近。

    他吓得退回来关上门,抬头对上霍昀川充满疑惑的双眸:“那个……”欲言又止。

    “嗯?”霍昀川静静盯着他。

    这种逼仄的空间配上沉默的气氛,会让人莫名心跳加速,期待对方接下来会说的话。

    “就是,谢谢你照顾我。”安无恙低声说,耳朵注意倾听门外面老爸的动静。

    霍昀川凝视着他素净的脸,缓了缓呼吸,也低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对方能不能明白,共同孕育孩子究竟意味着什么。

    “嗯。”安无恙听到,老爸和同事关掉了水龙头,然后各自走进隔间,关上门。

    他心情一松,露出点微笑:“那我们出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