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天下最大害者


旧楚之地,某郡。

一间普通的民房中,十数人围桌而谈。

“敢问诸位,秦一统天下之前,孰为天下之害?”

一个中年男子将目光扫过众人,缓缓开口道。

“天下之害莫过于,大国攻小国,强之劫弱,众之暴寡,贵之敖贱。”

有人道。

“然也,仁人之事者,必务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汝等为除天下之害,不惜违背非功之义,助秦一统天下,”

中年男子点头道:“但如今,天下之害,可除?”

“攻伐之害虽除,百姓却依然贫苦,朝廷之徭役和赋税日渐苛重,天下苦秦久矣!”

又有人回道。

“不然,如今大秦以赵恒为中丞相,施行三省六部制,推新粮,废酷刑,改徭律,百姓之生活已经改善了许多,也必将还会越来越好。”

有人反驳道。

“妖星之害,更盛于攻伐之害,此妖星不除,天下必难安。”

中年男子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后,说道:“汝等或许还不知,那妖星已派出数万大军,前往图安小国,以维和之小义,行攻伐之大害。”

“兼爱、非功,乃汝等之大义,如今大秦已然统一天下,此妖星却还要兴兵事,行不义之举,当是天下之害。”

中年男子又朝着众人问道:“不过,当今之最大害者,却并非那荧惑妖星,汝等可知,孰为天下最大害者?”

众人闻言均是面色微变,无人敢应声。

“汝等不敢说,那吾来说。”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说道:“当今天下之最大害者,莫过于那位始皇帝陛下,为君不仁不惠,且骄固暴虐,更甚者,竟宠信妖星,不顾黎民百姓之苦,再起攻伐之害。”

他的这番话,如同惊涛骇浪般席卷众人的心神,人人色变。

可他们不得不承认,中年男子的话并没有说错。

“敢问张先生,这位当今天下之最大害者,吾等该如何待之。”

有一壮硕青年,大着胆子问道。

“当诛之!”

被称为张先生的中年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嘎!”

虽然众人心里早已有所准备,但听到中年男子说出这三个字的瞬间,还是都被彻底惊呆了。

甚至有人慌忙起身走到窗户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生怕刚刚他们所说的这些话,被人给偷听了去。

若真如此的话,那他们这些人,甚至包括他们全家上下,全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毕竟,这可是大逆啊!

“暴秦不义,当伐,暴君不仁,当诛!”

中年男子继续道:“吾等应为万民除害,为天下除害。”

“可大秦此次行攻伐之事,是为了帮助图安国抵御匈奴,可谓锄强扶弱,乃是大义之举。”

又有人质疑道。

“汝错了,子墨子曾有言,视人之国,若视己国;视人之家,若视己家;视人之身,若视己身,此方为兼相爱、交相利。”

中年男子摇头道:“墨,不应为秦墨,而应为天下墨,是故,汝等不可局限于大秦,当兴天下之大利,除天下之大害,图安人为人,匈奴人亦为人,与秦人又有何分别?”

他的这番话,说得所有人都沉默了。

有人目露赞同之色,也有人目露疑惑之色,还有人目露释然之色……

“诸位,吾等并非是要反秦,也并非是要自立当皇帝,更不会分封天下,而是为了天下,为了万千百姓,伐暴秦、诛昏君,还天下之清明。”

中年男子的目光微闪,随后又开口道。

“敢问先生,诛杀暴君之后,吾等又该如何?”

一个年纪较大的老者,神色疑虑的问道。

“自当是扶圣主上位,从此以后,止戈休武,减赋免税,废除徭役,农有所耕,衣食无忧,天下升平,各国相安,各族友善,兼爱大同。”

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众人闻言,均是不禁目露向往之色,这才是他们理想中的世界!

“何人为圣主?”

老者再问道。

“暴君一死,圣主当出!”

中年男子缓缓道:“为天下墨者之大义,为苍生万民不受苦难,为世间再无攻伐之害,吾等当诛暴君,除妖星,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为天下墨者之大义,为苍生万民不受苦难,为世间再无攻伐之害,吾等当诛暴君,除妖星,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短暂的沉寂过后,十数人齐声立下了豪言壮志!

看着眼前这一个个燃起了热血的墨者,中年男子的嘴角,渐渐泛起了一抹胜利的弧度。

……

丞相府,赵恒享用完一顿火锅大餐后,拿起对讲器,准备与咸阳宫里的那位唠一会,聊聊货币改革的事。

他感觉改革货币和开办银行的时机,基本已经成熟了。

“主公,图安国的使臣,送来了一封信。”

就在这时候,吕蓉突然快步走进了大殿,面露古怪之色的说道。

“让人好好招待图安国的使臣。”

赵恒微微点头,随后接过信,直接打开查看。

他看了几行后,面色顿时变得怪异了起来。

什么意思?

图安国的国主就算想和大秦联姻,不也应该是找嬴政吗?为什么找他?

信的大概内容是说,图安国想与大秦联姻,要将玉漱公主嫁给他这位年轻的大秦中丞相。

不管是电视剧版的神话,还是电影版的神话,玉漱公主不应该都是要嫁给秦始皇嬴政的吗?

虽然最后的结果都是,玉漱公主爱上了别人,可不管怎么样,都不应该是自己啊。

这该不会是图安国国主的阴谋吧?想用玉漱公主来挑拨他和秦始皇的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图安国的国主就失算了。

赵恒可以肯定,即便玉漱公主堪称一位绝代美人,嬴政也必定不会为了她,而与自己反目,甚至,嬴政绝对会真心实意的帮着他迎娶玉漱公主。

要知道,嬴政已经好几次提到,只要他愿意,大秦的公主,他娶哪一个都行,甚至娶一个以上,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也就是说,他要是想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成为大秦的驸马爷。

只可惜,嬴政的那几个女儿,他都已经见过了,不是年纪比他大,就是没有长在他的审美上,再加上那几位公主的性格,并不怎么讨他喜欢。

所以,他只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

至于这位玉漱公主,老实说,他真要娶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他这人有些脸盲,同意娶玉漱,并不是因为对方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他身为大秦首辅,理当为国献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