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蝴蝶效应


帝位之争,不仅关乎着两位公子的将来,也关乎着双方支持者的身家性命。

原本,以赵高自己的身份和权势,若是再能拉拢右相李斯,一旦那位始皇帝陛下薨去,便完全有极大的可能将少公子胡亥扶持上位。

可如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赵恒,不仅让李斯在朝堂上边缘化,而且还直接让他失去了参与朝政的资格。

更让赵高恐慌的是,陛下对他似乎有什么误解,不仅对他逐渐冷淡,而且看他的眼神中,时有杀机闪过。

没错,他已经确定,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是真的杀机,陛下,真的想过要杀他!

为什么?

赵高心里实在太委屈了,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啊!

莫非是李斯?

应该不可能,李斯没这么蠢。

那就是赵恒!

赵高一想到很可能是因为赵恒,自己才落得如今这等地步,他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还是无奈和无力。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极得嬴政荣宠,并且已经大权在握的赵恒,单靠他自己,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他现在唯一的指望,便是将少公子胡亥推上帝位,如此他方可登临权力巅峰。

想到这,赵高看了一眼满脸不以为然的胡亥,于是他抑郁了。

“少公子,扶苏公子要回来了,还有蒙恬一行人,全都要回来了。”

赵高轻叹一声,朝着赵高说道。

“什么……不可能!”

听到赵高的这话,胡亥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猛然站起身来,用充满惊诧的目光盯着赵高,问道:“老师,他们为什么能回来?”

“因为那位赵相、恒候、赵首辅、农圣、食相、公厕候……”

赵高说出了一连串赵恒的称谓后,继续道:“若非他弄出来个所谓的工程分期承包制,还要整顿全大秦兵马,扶苏长公子和蒙恬一行人,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咸阳,一切都是因为他。”

“为何,莫非他支持扶苏?”

胡亥心头狠狠一颤,惊道。

“他是否支持长公子,谁也不知道,但他的话,在陛下那里的分量,绝对超乎想象。”

赵高微微摇头,说道。

“老师,那现在我们该如何做?”

胡亥面色大变,急迫的朝着赵高问道:“要不……我们将他拉拢过来,让他支持我?”

“可以试试,陛下终究是老了,他却非常年轻,必须为他自己的将来打算。”

赵高微微沉吟了下后,点头道:“但想要拉拢他的并非只有我们,扶苏长公子也必定会有此想法。”

“哼……那就各凭本事吧!”

胡亥冷哼道。

他相信,自己能给赵恒的,扶苏必定给不了。

……

这一天,赵恒一如既往的在丞相府处理公务。

“主公,淳于越求见。”

吕蓉走到赵恒的下方,禀报道。

“他来找我做什么?”

赵恒闻言目光微凝,要是他没记错的话,淳于越应该是扶苏的人。

而且,历史上,淳于越是坚定的制度复辟者。

据史书记载,淳于越劝说扶苏实行分封制,他认为“有田常、六卿之臣,无辅拂,何以相救哉”。

甚至有人说,也正是因为淳于越这些坚定复辟者的观点,李斯才会下令,除了《秦记》以外的史官记载都必须烧毁,且禁止私学,想学习法令者需以吏为师。

之前赵高私下来找过他,是为了帮胡亥拉拢他,现在淳于越又私下来找他,莫非也是想为扶苏拉拢他?

虽说他现在已经执掌大秦的权利核心,且能影响嬴政的决定,但他却并不打算搀和到夺嫡之中去。

再加上,他现在其实也没有想好,等嬴政死了之后,到底扶持谁上位,或者走另一条路。

所以,不管是赵高,还是淳于越,想要来拉拢他,都只会无功而返。

“将他请到客厅吧。”

赵恒想了下,朝着吕蓉说道。

既然对方已经登门了,他也不好不见。

片刻后,赵恒在客厅见到了淳于越。

单从外表看,这是一个颇为儒雅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淡淡的温和笑意。

“拜见赵相!”

淳于越朝着赵恒恭敬的行了一礼。

“无需多礼,请坐。”

赵恒微微点头,说道:“你来见本相,可有何要事?”

“赵相可知,扶苏长公子,要回咸阳了?”

淳于越脸上笑容依旧的看着赵恒,开口道。

“是吗?那真要恭喜他了。”

赵恒的目光微闪,随后笑着道。

老实说,扶苏回不回来,对于他都没有任何区别。

扶苏不回来,朝堂仅仅只是少了一位长公子而已,并不会有什么大影响。

扶苏回来了,朝堂也仅仅只是多了一位长公子而已,同样不会有什么大影响。

虽说长公子扶苏从小简朴好仁,曾数次谏言反对嬴政大修宫室,主张轻徭薄赋,却亲近淳于越等人,尊儒厌法,一心想要施行分封制。

这在赵恒看来,是完全不可取的。

无论是独尊儒术,还是复辟分封制,对大秦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单从这点来说,扶苏上位并不比胡亥上位强多少。

此刻的淳于越,被赵恒的回答弄得有点懵,就这?

长公子扶苏啊,难道这位首辅中丞,就一点想法都没有?

“赵相对扶苏长公子如何看?”

淳于越再问道。

“本相未曾见过扶苏长公子,所以实在不便妄加评论。”

赵恒微微一笑,摇头道。

他虽听人说过,扶苏如何仁德,又如何贤明,可他连见都没有见过对方,还能怎么看?

“赵相以为,长公子与少公子二人,谁更能让大秦之未来更昌盛?”

见赵恒似乎有些油盐不进,淳于越忍不住直接试探道。

“未来之事,谁也不好说,还是让陛下乾纲独断吧。”

赵恒面色不变的淡淡道。

他实在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简单客套了几句后,便让吕蓉将淳于越给送出了丞相府。

“扶苏回到咸阳,算不算是一种蝴蝶效应?”

赵恒回到议事大殿后,心中暗暗思忖。

现在已是始皇三十八年,本该死于去年的嬴政,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本该被赵高李斯合谋赐死的扶苏,现在不仅没有死,而且还要回咸阳了。

本该已经成为秦二世的胡亥,现在依旧还是每日醉生梦死。

那其它的那些历史人物呢,命运轨迹会不会也都受到了蝴蝶效应的影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