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盟友


赵恒端坐在丞相府议事大殿的上方,手里拿着一份报纸。

秘书处秘书长吕蓉,则静静的站在下手方。

赵恒翻开报纸,首先看到的是军事版面。

第一条新闻的大概意思是,大秦的正义之师,为了维护天下的稳定,已经进兵弱小可怜的图安国,帮助他们抵御残暴的匈奴人。

第二条新闻是动员令,呼吁全大秦的青壮,随时做好出征的准备。

第三条新闻是庆祝神威大炮二代的研制成功,并且宣称三代已经开始研制。

陈旭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军事版面,接下来则是生活版面。

生活版面基本都是一些与民生相关的新闻,比如热烈庆贺新城区某座大楼竣工了,喜闻某处良田亩产超过三十石了等等。

还有杂谈趣事版面,这个版面其实是专门为百家学子开辟的,让他们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

比如黄老学派的某位学子,在这里发表了提倡无为而治的文章。

还有农家学子,在这里倡导“劝耕桑,以足衣食”的理念。

甚至就连商人,也都开始发表各种能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文章。

相信不久的将来,百家争鸣的盛况,必将会再现。

赵恒为了鼓励百家学子踊跃投稿,还设置了赏金制度,每期的一等奖,可得五千钱,二等奖三千钱,三等奖一千钱。

赏金制度加上各家学说的理念冲突,必定能吸引到大量各家学子来争相投稿。

“发电站的情况如何了?”

将报纸收起后,赵恒的目光看向吕蓉,问道。

“主公,发电站的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完毕,只待发电机改良成功,便可开始进行发电了。”

吕蓉连忙回道。

“你去科研院问问公输辉,改良版的发电机,什么时候能完成。”

赵恒微微点头后,说道。

“唯!”

吕蓉点头应诺,随后便直接转身走出了大殿。

“通电了之后,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望着吕蓉消失的背影,赵恒有些无奈的摇头道。

有了电,随身仓库里的那些对讲机和小电驴,就可以发挥出它们应有的作用了。

小电驴的速度虽然不是特别快,但也比马车方便不少。

而对讲机更是堪称神器了,虽然暂时还无法建设基站,但在十里之内进行通话,完全不会有问题。

至少到了那时候,他只需坐在丞相府,就能对科研院下达各种命令了。

甚至还能在晚上睡觉之前,跟嬴政互道一个晚安,想想都很可乐。

等到大秦遍布基站的时候,这些对讲机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就更加超乎想象了。

展望了一下未来后,赵恒便又继续处理堆积如山的政务起来。

他现在不仅是大秦的中丞相,而且还是中书省的首辅,变得比以前更忙了。

比起后世大明的内阁首辅,他这个大秦首辅,除了权利更大一点,也更加自由一点外,其实真没什么大区别。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做一个甩手掌柜,尽情享受美好的生活。

……

此时,李斯的丞相府内。

“父亲,赵相开办的所谓报纸,对我们法家实在太不利了。”

李由一脸不忿的朝着李斯抱怨道。

“为父如何不知,可赵相已然简在帝心,无论他做什么,陛下都会全力支持,反倒是为父,在陛下心中的分量,早已无法与昔日相比了。”

李斯目光微闪,叹声道。

昔日之朝堂,他李斯便是主导者,无论他要推行何种政策,陛下基本都会应允,给予绝对的支持。

百官也都对他唯命是从,以他为首的法家子弟,几乎占据了大半的朝堂。

可如今,赵恒这位年轻的中丞相,已然取缔了他昔日的位置,甚至无论权势还是陛下的荣宠,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斯不甘心,却也很无奈,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敢做。

他身为中书省次辅,只能以首辅马首是瞻,否则,罢官失势,也不过在那位的一念之间。

“父亲,儿觉得,父亲需要一位盟友了。”

短暂的沉默后,李由突然朝着李斯说道。

“盟友?”

听到李由的这话,李斯的眼眸不禁微凝,随后闪过了一抹果决之色。

确实,独木难支啊。

昔日,张仪可连横破合纵,今日,他李斯为何不能连横破赵恒?

……

此时,胡亥的府中。

丝竹绕梁,莺歌燕舞,好不快活。

约莫二十来岁的少公子胡亥,正席坐于大殿之上,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对怀中的舞姬上下其手,满脸的陶醉之意。

而坐在下方的赵高,却是一脸苦色,唉声叹气不止。

似乎还在为自己的失宠感到不甘,哀叹自己所受的不公。

“老师,你何需如此,待我继位后,必定册封你为中书省首辅,无论赵恒还是李斯,都必须对你马首是瞻。”

胡亥轻飘飘的瞥了赵高一眼后,开口道。

“少公子,如此下去,你还能继位吗?”

赵高有些焦急的叹气道。

他之所以如此着急担忧,除了因为他自己失去了参与朝政的资格以外,还因为自己的这位学生,实在是太过于贪图享乐了,或者说,简直毫无进取心。

长公子扶苏虽被派去监管修长城了,却依旧不忘朝政之事,几乎每隔三个月就会有一份谏言送来咸阳。

可他这位学生,明明极受陛下宠爱,又长侍御前,却从未有过谏言之举,甚至对于朝政也毫不关心。

虽然明面上看起来,嬴政对少公子胡亥格外荣宠,但胡亥却看得很明白,嬴政绝不会将帝位传给胡亥,反而会传给已经被发配出去的扶苏。

但清楚归清楚,赵高为了自己的将来,他却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将胡亥推上位。

没办法,他是胡亥的老师,必须荣辱与共。

何况,他和支持长公子扶苏的蒙家有死仇,就算他想改投扶苏,也都没有任何机会,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更让赵高害怕的是,一旦扶苏继位,就算扶苏不杀他,蒙家也绝不会让他活下去,所以,无论是为了活命还是为了权势,他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扶苏继位。

可以说,赵高根本没得选,只能全力辅佐胡亥。

然而,胡亥的不争气,实在是让他非常无奈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