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顾希芸不会回来了?

    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探病人员竟然没有卢峰的名字,这是多半不可能的,卢家的独苗,唯一的后人,他卢峰怎么可能会不去看呢?

    既然不去看,感情没有那么深厚,现在来找陆厉风寻仇?

    这真是自相矛盾,演就要演的像一些,这就想要瞒天过海?

    陆厉风利用办公室的电话叫来了赵新,将线索圈出来放到赵新面前。

    赵新恍然大悟:“陆总,您是说有猫腻,我这就去着手调查。”

    男人点头,低沉开口:“越快越好,调查好了,将证据和结果一并交给警察。”

    “是,陆总。”

    根据这些疑惑点,陆厉风已经猜出来事情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卢娜的死和卢峰有直接联系,没看出来,这老东西这么有手段。

    警察署内。

    “你们这些废物,一个陆厉风都抓不来,我要你们什么用,作为最大的嫌疑人,你们有权去逮捕。”

    上级局长将文件直直的砸在了江明发的脑袋上,自从他们回来,他嘴里就没闲着。

    等到他们从办公室里出来,已经是半晌了,江明发点燃一颗烟,带着的手下过来凑过来,有人提议:“不然就抓了陆厉风。”

    江明发扔了手中的香烟,用脚碾灭,吐了烟圈:“命和前途,你们觉得哪个重要。”

    在海底捞隔间,陈霖就已经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陆厉风与此次事情无关,是不是牵扯到了个人恩怨,这还真不好说。

    毕竟人红是非多,手下们一想,还是命重要,也就不再问什么。

    .........

    刚要遣散身边的手,手机邮箱来了文件接受,发送人,赵新,江明发迅速下载接收,看了文件的大致。

    江明发捋了捋头发,朝着身后的手下开口:“弟兄们,有活了。”

    任谁都没有想到卢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看看周围,凡是有点家底儿的,哪个人的手是干净的。

    卢峰在表面上做的慈爱,宠爱家里的孙女,实际上是个最心狠手辣的人,和顾振远不相上下,卢娜从小就失去的双亲就是卢峰一手策划。

    亲儿子,儿媳妇,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更别说卢娜了。

    即使他动用了关系,那又怎样,陆厉风想探查,那他就是逃不过,如果他不来招惹卢家,那他做的烂事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被发现。

    江明发将文件交上去,证据确凿,就算是私人关系,也不能怎么样,直接发布逮捕令。

    审讯室内。

    “证据都在这,做个笔录,伏法,你会少受一点皮肉的哭。”江明发坐在卢峰的面前。

    卢峰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这么轻易就栽倒在陆厉风的手里,他并没有轻敌,而是活了这么多年手腕仍然比不上陆厉风。

    

    “他们都是我杀的,卢娜也是,一个神经病的废人有什么用,还不如作为我能和陆厉风做对的筹码,只是没想到那畜生手腕了得。”卢峰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当初杀害自己亲儿子和儿媳就是为了不被夺去家产,当年那场大火卢娜的存活是个意外,事到如今,人证物证,陆厉风都找来了。

    他也就没必要再演下去了,家里的卢奶奶在听到这一噩耗的时候,没想到自己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爱人竟然杀死了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女。

    在卢家上吊自尽,卢家是真正的家破人亡。

    江明发唏嘘,听着卢峰说着如何谋害自己的亲人,头皮不由的发麻起来,在利益面前,亲情也不过是如此。

    他突然觉得陆厉风更有做警察的天赋,不能说是天赋,可以说是手腕。

    卢峰的死刑下来之前,陆厉风就已经命战略部,法务部将卢氏所有财产悉数收购,归在了苏氏名下。

    柳雪听说了这个消息,心里很是害怕,会不会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上次自己还帮卢峰去挑衅苏陌瑾,越想越怕,接着将电话打给了顾希芸。

    “希芸,卢娜...死了....”柳雪说完,电话另一头的顾希芸迟迟没有回应。

    “听说因为和苏陌瑾有了嫌隙,陆厉风做的。”柳雪的声音开始颤抖,明显感觉到了哭时的鼻音,电话另一头的顾希芸终于开口。

    “小雪,厉风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我听说是卢爷爷做的。”顾希芸缓缓说道。

    “希芸,你知道了啊,真的太可怕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苏陌瑾越来越放肆了。”柳雪说着,话里话外不是陆厉风就是苏陌瑾。

    “小雪,别这么说,我也希望我妹妹和妹夫恩爱,我们的仇怨已经过去了,我真心希望她幸福,不出意外,我也不会再回A市了。”

    话落,顾希芸挂了电话,脸上的绷带已经都拆下去了,精致的脸蛋,和那一模一样的五官......

    被挂了电话的柳雪呆滞,看来顾希芸是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听说是毁容了。

    顾希芸不会了,没人给自己撑腰,卢娜又死了,卢家没落,她就算是再有什么心思也不敢用出来了,想到这,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

    医院里的陆森情况基本已经稳定,这件事情谁都没有告诉高洁,不想她再国外仍然担心。

    “爸,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还是在医院里再观察几天吧。”苏陌瑾削着苹果说着。

    病床上的陆森摇了摇头,医院这样的环境和味道他不喜欢:“我已经没事了,今天就回家,回家也能修养,给厉风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我们就回去。”

    陆森自然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秉性,没有他在场,他们回去,怕是会责怪苏陌瑾。

    苏陌瑾见拗不过陆森这才给陆厉风打了电话,还没等电话拨通,陆厉风已经赶来了。

    “爸,你没事了吧。”男人的气息并不是很稳,显然是跑着来的。

    “我没事了,刚才还和小瑾说出院的事情,你来了正好,安排出院。”说完陆森还动了动胳膊表示自己完全没事。

    一旁的陆行一言不发,见到陆森就像是哑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