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和……女人

    也对,地主是偷偷摸摸的,怎么会应她。

    穆婉把牌整理了下,有点慢,但是,她是夫人,自然也没有人催促她。

    她觉得不应该这么慢,让别人等也不好,就走了一对三。

    “夫人,不能这么打的。”项上聿有手下忍不住说道。

    “不好说。”穆婉示意道。

    项上聿的手下也就抿着嘴巴不说了,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很快,有人出了两个二。

    穆婉特意的翻了下,没有红心二,“你不是地主,你拦我的牌。而且,你也没有红心二,你总不会三个二拆吧。”

    “夫人,你在找地主,别人也在找,心里有数,不能说出来的。”旁边的人又忍不住体型了。

    穆婉也不生气。“哦。”了一声。

    那个人出了一个单的。

    穆婉看上架只是出了一个a。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上架,出了一个二。

    之前出一对二的人立马出了一个大鬼。

    穆婉想了一下,“我再让你走一把牌,下一次,我就炸弹炸你。”

    那人看了穆婉一眼,又走了一个单的。

    穆婉的上家又走了一个a。

    穆婉开心,又走了一个,她把两个都走掉了,外面有一个人接了大鬼,然后放了一个三个一样的,但是不带对。

    穆婉心里有数了,这个人,也不会是地主。

    她打一对,给人的信号是她对多,那个人放一个飞机,还不带对,肯定不是地主了。

    幸亏她放的是假消息,本来也没有对,立马就跟着走掉了,开开心心。

    她三个a最大的时候,被吕伯伟炸了。

    吕伯伟直接炸她,肯定也不是地主了。

    吕伯伟放了一把顺子。

    穆婉看自己没有,自己很多炸弹,很多单的,很多三个的,没有对子,对了,还有一对鬼。

    刚好,有人接了吕伯伟的。

    穆婉怀疑接牌的是地主。

    之前出一对的人,立马把穆婉认为的地主炸了,振振有词道:“你就是地主,我看出来了。”

    穆婉想着那个一对的人会走单的,就放了一马。

    那个人果然走了单的。

    穆婉的上家没有a了,走了q的。

    穆婉怀疑两个人是地主,一个是接顺子的人,一个是她上家。

    她过了一个k。

    “现在的地主有两个,看不清楚啊。”一对说道。

    吕伯伟要不起。

    他们都不要,直到穆婉的上家,“你们都不要啊。我没有大牌啊。”

    上家直接出了炸弹。

    穆婉:“……”

    这上家肯定不是地主了,她走了k,就可以炸弹了。

    几波炸弹噼里啪啦的,还是穆婉走牌。

    她现在确定接顺子的人就是地主了,继续放单的,鬼在她手上,她都是大的。

    吕伯伟过了两个单牌,直接四个炸了穆婉。

    穆婉翻了下吕伯伟的,没有红心

    “我还有7个牌。”吕伯伟说道。

    “7个牌,可能是顺子。”一对提醒道。

    穆婉手里有5个4,肯定是炸掉吕伯伟的。

    她走三条一样的,不带队。也只有7个牌了,四张10加上三个q。

    她没有想到,之前接吕伯伟顺子的人,炸掉了她。

    “你不是地主啊?”穆婉问道。

    “我不是啊。”

    穆婉有些迷惘了,看向上家,又看向吕伯伟,最后视线放在一对那里,“你啊。”

    “不然呢,你以为你的单子是这么过掉的。”一对说道。

    穆婉给一对比了大拇指,也觉得这个比三打一的斗地主好玩。

    接吕伯伟顺子的人,发了一把顺子,穆婉把他炸了。

    她没有想到上架还有炸弹,把她给炸了,正灰头土脸之际,一对,把她的上家给炸了,发了三个三过来。

    穆婉的上架拦不住,穆婉过了牌,开心。

    一对不紧不慢的把红心放在了桌子上面,以示最终的胜利。

    “打得好,防不胜防,你不去做演员可惜了。”穆婉夸赞道。

    他们继续玩。

    穆婉玩上了瘾。

    半时后,项上聿的手下送上车晚餐,她也不吃了,继续玩着打牌。

    又一时后,项上聿给她发视频邀请。

    穆婉直接把电话挂了。

    吕伯伟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项上聿的,睨向穆婉,无奈的接听。

    “夫人呢。”项上聿冷声问道。

    “在打牌。”吕伯伟解释道。

    “什么!打牌?把手机给她。”项上聿命令道。

    吕伯伟把手机递到了穆婉的面前。

    穆婉看到了屏幕里面的项上聿,站了起来,让项上聿其中一个手下帮她抓牌。

    “怎么了?”她意兴阑珊地问道。

    “什么怎么了,为什么不接电话?”项上聿质问道。

    “我在打牌的,所以没有接电话。”穆婉解释道。

    “为什么不吃饭,你别告诉我,也因为打牌,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没有牌可以打。”项上聿阴着脸说道。

    穆婉信。

    那些人都是他的手下。

    他如果不让他们打,他们肯定不敢的。

    “不是因为打牌,是太烫,我想冷冷吃。”穆婉解释道。

    项上聿嗤笑了一声,“你都冷了一时了。”

    穆婉好奇,扫了那些在看牌的人,到底是谁,百忙之中还能打电话给项上聿告密。

    “我现在就吃,还有半时就到了吧?”穆婉问道。

    项上聿抿着嘴巴,定定地看着她,看了有一分钟之久。

    穆婉也不说话,等着他挂电话。

    “以后还是按时吃饭,对你身体好,你身体多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病着。”项上聿无奈的说道。

    他可以骂她,可以说她,她都毫无感觉得。

    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关心,但是让她很不自在。

    她又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关心之意,似乎从眼睛里流淌出来,甚至可以穿过屏幕,局促起来。“我知道了,现在就吃,你再耽误时间,就更冷了。”

    “让人给你热热再吃。好好再吃,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项上聿警告道。

    “嗯。”穆婉应了一声。

    项上聿把视频挂了。

    她看向吃的,之前放在桌子上的,现在没有了。

    “夫人,我已经把菜去热了,您再等五分钟就可以吃了。”项上聿其中一个手下说道。

    那个手下,就是蠢蠢欲动的,站在她后面,想要指导她的那位。

    穆婉扯了扯嘴角。

    她刚才还在猜是哪个人告密的。

    这个人这么快的……自爆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