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擒马

    除去打扫马厩,夜里添水补粮,少年十五在马场还有着另一个任务,那便是抓马,抓黑马,抓他眼前的这匹黑马。看来后者所犯前科甚多,尽然要派专人伺候。

    等等,让一个将将十岁年龄的少年负责擒获一匹高大威猛的军马?

    说来有些可笑,甚至匪夷所思,但,没错,确实是这样。

    正如先前所看到的,黑马在草地上能甩着大屁股动若脱兔,后面的人马根本无可奈何,更不提人们舍弃胯下骏马单独面对。

    在多次“围剿”失利后,人们发现,人与马,终究不能以数量来达到平衡,至少,在那匹黑马身上体现不出来。

    但,十五除外。

    此时,可能是因为“蹲坐”的缘故,那头黑货在十五的面前,就像一条大狗。“大狗”一敛之前的跋扈贱样,没有继续猛吐鼻息,显得安静老实。

    低眉顺眼之余,似乎还有一脸讨好?

    十五戳了戳黑马袒露在自己面前的马腹,笑骂道:“放着好好一匹军马不当,非得学阿黄的做派?你是不是猪脑子?”

    黑马一愣,自己的确爱跟那个子不过膝的家伙玩耍打闹,可又把我比作猪是个什么意思?思绪复杂,黑马摇了摇头,不打算继续想下去。

    “蠢货,不过,学得倒挺像样。”

    十五微嘲,不知是不是赞赏。

    黑马闻言大眼睛滴溜溜一转,略微思忖了下,然后伸出猩红的舌头就往少年脸上舔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长舌“攻击”,十五反应很快,一把便将那物件抓在手中,继而往外一扯。黑马吃痛,晃着大脑袋表示投降。十五感受到手里充满草浆味儿的那抹滑腻,瘪了瘪嘴,松开了手。

    “蠢货!你难道听不出来我是在调侃?或许,你就真的那么想当一条狗?”

    十五把手放在黑马身上揩了揩,有些鄙视后者地说道。

    被面前这人连骂了两句蠢货,偏生自己还没有半分脾气,黑马显得有些无辜。你平日里不就这么跟阿黄玩的吗?换做我倒嫌弃起来了!切,本大爷还懒得跟讨好你~想到此处,黑马将头一撇,面露不屑,一脸傲娇,似乎就差将蹄子抱在胸前了。

    十五见状不由一乐,“贱样。”

    如果此刻有人在少年与黑马身前,定会觉得这幅画面怪异莫名,这少年莫不是脑子有问题?跟匹马在这唠唠叨叨......

    而这,正是属于少年十五的一个小秘密。

    ......

    大黑马匪夷所思的动作确实让林立等人吃了一惊,待众人缓过神来后发现,原本意料中的惨剧似乎并没有发生,只是黑马与人影重合,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蹄声起。

    十五绕过大黑马的身躯往后看去,发现正是林立等人往这边赶来,然后再望了望身前仍在故作清高的黑货,他用力一拍后者的脖子,厉声喝道:

    “还不起来!”

    黑马一愣,从自己的世界里醒来,然后起身,低头开始吃草。

    马蹄声止。

    穿过黑马腹下能看到两条人腿处于站立状态,赶到的林立松了口气,看样子那学生并无大碍。

    “林大哥。”十五从马背后走出来,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林立一怔:“十五?”

    “谁?”

    “小十五?”

    众人一阵错愕,旋即大笑。

    “哈哈哈,我就说是哪家小子如此好命,原来是你!”

    “亏得我们死命追赶,要早知道是你,哈哈哈,还慌个卵!”

    “看到没,我就说大黑只有十五能抓住,幸好我刚才吼了一嗓子,要不然哪,得追到猴年马月去~”

    “......”

    布衣少年有些无语,看来这些人对自己的信心还是一如既往的足。

    没错,大黑只有在十五面前才能安生,这也正是马场为何会给后者安排那么一件特殊任务。

    林立下马来到十五身前,确认了后者安全无恙,再看了眼正老实吃草的黑马,轻声说道:“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好歹还是往后退些,这马万一要是真没刹住,你这小身板可怎么受得了。”

    言语的关切真挚,不等十五回答,林立又继续说道:

    “难道这厮就只有你能降服?于情于理,这......哎!怎么也说不通嘛!”

    带着一声叹息,林立疑惑之余有些恼怒。前一秒还在关心他人,后一秒又是另一番情绪,这就是林立,神经大条而思维跳跃。

    十五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林立肯定还有话说。

    果不其然,两秒后。

    “嘿!你说说你这头犟驴,咱们可是两年的老相识了,难道就不能赏脸让我骑上一番?”林立说着便一把拍向黑马的屁股,然后双腿弹起,看样子是想借力跳上马背。

    黑马似乎是啃完了眼前的青草,在感受到臀部的异样后,极其自然却迅速地往前挪了下蹄,就这样,人马的身位便被拉开。

    已经跳在空中的林立只觉得手里一滑,力气突然没处使,惯性使然,身子继续往前翻滚,只是方位朝下。

    扑通一声闷响,林立扑了个空,扑通栽倒在地上......

    黑马摇了摇尾巴,赶走了几只蝇虫。

    场间一片欢笑。

    林立不同于常人,没有在地上要死要活,亦或是捂脸羞愤,只见他迅速站起身,跑向自己坐骑,然后翻身上马,口中喝道一声“驾”,最后匆匆离去。

    众人望向林立疾驰的背影,依稀能听见后者嘴里传来几声骂娘,顿时更是笑声上天。

    布衣少年翻了翻白眼,一脸无奈。

    黑马摇了摇脑袋,表示与自己无关。

    ......

    人们渐渐散去,并没有给十五留下缰绳或是马鞍,因为他们知道黑马最终会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巢里。

    日往西斜,阳光依旧。

    在微暖的春日照耀下,城郊草地上映照出两道长长的影子。影子一前一后,一小一大,距离适中,稳步前行。

    突然,两道影子停了下来。

    布衣少年回头望向一直慢步跟在自己身后的黑马,说道:

    “有些累了。”

    黑马闻讯走到少年身前,弯下脖子,后者顺势往上一跨,骑了上去,黑马抬头,少年滑向马背,马蹄起,人马缓缓而行。

    坡上的私塾传来一阵喧闹,十五轻拍马背,示意黑马驻足,然后望向那边。伴随着几道鸟出樊笼般畅快的声音,原来是今日的讲学结束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