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黑马

    “......商闻之矣,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小十五!那个家伙又跑了!赶快去将它逮回来!~”

    倚着私塾外墙的十五吐掉嘴里的野草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不紧不慢地向远处的马群走去,其心里暗自揣摩着先生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槐城书院建在城外高坡,坡下有官道,而坡的另一边则是马场。

    坡虽高,但不陡,正值春,土壤被柔软青草所覆盖,十五站在高坡上纵身一跃,就这样滑行下去。

    ......

    少年今年十岁,碍于年龄小,马场仍然只给他安排了一些不费力气的杂活,譬如扫马厩、喂马粮,但,有一件事儿除外。

    此时马场有些热闹,但与其说是热闹,用混乱来形容或许更加贴切。

    马场一头,草场内,数十只马在牧夫的管理下正温顺地嚼着青草。另一头,草场外,一道黑影宛如闪电般正在疾驰,后面跟缀数匹上缰套鞍的健壮军马,马上有牧夫,牧夫们手里拿着套绳与马杆子,似乎是想捉住前面那道黑影,奈何前者速度实在太快,多次捕空后,只得嘴里骂骂咧咧,双腿再夹马腹,人马奋力继续往前追。

    尘土飞扬,好不热闹,好不混乱。

    见到此景,十五摇了摇头,嘴里嘟囔道:“果然又是那头憨货。”

    一刹,黑影乍停,现出身形,原来那是一匹黑马,没有套缰上鞍的黑马。

    黑马皮毛光鲜,肌肉匀称,前蹄在草地上刨了刨,竟生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在拥有着令人赞叹的外表外,此时的黑马身上还透露出一些别的味道。

    黑马驻足,将脖子一绕,看向身后的“追兵”,黝黑的大眼睛透着狡黠,好像在等着什么。

    终于,后面的人马慢慢赶到,与前者保持了两三丈距离停下。

    不知是被前面那黑货带着跑了有多久,此时的那些军马竟显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黑马打了个响鼻,好像对身后同胞的体力不支有些嗤之以鼻;然后又晃了晃脑袋,似乎是在表示某些人马不行的意思;最后轻甩了几下马尾,应该是赶了赶苍蝇,就那样转过头去,一动不动。

    如果真要说那厮浑身上下现在透露着些什么的话,应该就是气定神闲之余,还散发出一种贱贱的味道。

    果不其然,在看到黑马的一系列动作后,那些追逐它的军马有些站不住了,顿时狂刨地皮,作势就要往前冲去。

    前来套马的领头汉子叫林立,跟一般牧夫不同,除了年轻之外,还有着军籍,他先前是州军的一员,听说还曾做到过校尉,只是不知什么缘故一年前被贬到这不知名的马场当了个小小牧官。

    林立感受到胯下坐骑的躁动后,伸手拍了拍马脖平复了一下后者的情绪,然后拿出套马绳在空中开始轻轻打转,目光盯着前面不远处拿屁股对着自己的黑马。

    黑马扬了扬马尾,仍然没动,应该是没有发现。

    就是现在!林立猛然松开手指向前一掷,套马绳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准确得向黑马头顶飞去,速度很快。人们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抓着这厮了。

    但,眼见下一秒就要套住黑马脑袋时,黑马却动了。

    那厮没跑,只是往前小小的踏了一步,仅一步,却刚好躲过绳套。

    绳索飘落在黑马背上,然后顺其下滑,最终无力地耷拉在地上。

    又落空了!

    黑马回过头,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嘲讽味十足......

    “驾!”

    看到此景的林立羞愤地一夹马腹,向前驶去,看样子是下了决心,誓要逮着那货。

    见追兵又开始拔蹄,黑马屁股抬高往后一撅,像是撑了个懒腰,然后嗖的一声消失在原地......

    这一幕也尽收十五的眼底,看到不远处黑马与“追兵”瞬间又拉开的巨大距离,再看看前者的仍然不时回头露牙嘲笑的那副贱样,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然后轻声吹了一个口哨。

    “嘘。”

    声音很小,调却很高,跟王大嫂给二宝把尿时的嘘声如出一辙。

    此时马场又恢复了嘈杂,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声口哨。

    只是,某个不是人的家伙除外。

    大黑马的步伐时快时慢,每当与后面的人马拉开太大距离时它便放慢蹄步,反之,迫近时它便撒着欢又开始加速,显得游刃有余,再加上那厮时不时的回眸一笑,的确是一副十分欠打的贱样。突然,它感觉到了一丝动静,好像是一声轻响?

    在确定了那是一声口哨后,黑马脊后微微发凉,在保持高速的疾驰上,开始四处张望。

    黑马的摇头四顾,在林立的眼里化为了不屑一顾,后者紧咬牙关,驱使胯下骏马更加奋力向前追去。可林立不知,此时的黑马压根儿就没有那份心思逗他玩儿,它的东张西望,只是为了寻找一道身影,果不其然,片刻后便让它在远处觅到了那个人,然后它在高速中做了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动作。

    在林立以及身后众人吃惊的目光中,只见黑马前肢撑地,后肢弹起,腰身在空中无解地往右一扭,然后落下,后蹄着地后骤然发力,猛地溅起几块草皮,那厮就这样在高速中强行地改道为左,疾驰而去。

    诡异之余,雄壮之姿,确实可叹。

    林立等人轻扯缰绳使马停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里好像有些干,说不出话,顿时便没有继续追下去的想法。再顺着黑马奔跑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山坡下隐隐约约好像有道人影,人影有些小,像是坡上私塾里偷跑出来玩的学生。

    黑马仍在疾驰,而且速度更快,在旁人的眼里俨然早已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

    众人有些疑惑那厮为何像患了失心疯般瞎跑,要知道以那它速度,自己这些人马可实在跟不上。黑马没有继续选择遛马,又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速度实在太快,转眼间马影与人影的距离瞬间便被拉到极短。

    林立回过神来,突然叫道:“坏了!它是冲着那学生去的!”说完便驾马追去。

    人们闻言心底一沉,暗道一声糟糕,要真以那般速度撞将上去,那学生拿什么命活?!这还来得及?担忧之余,人们仍是用力地挥舞手里马鞭加紧赶去。

    确实来不及,当众人反应过来后,黑马已经来到那“学生”身前不过五丈!而且最要命的是,那厮速度仍然丝毫不减!

    四丈!

    林立等人绝望地停止了追击,只能祈祷有什么变数发生。

    三丈!

    有人已经捂上了眼睛,在心里祝愿那少年福大命大,再不济,哪怕落个残疾也好。

    两丈!

    变数发生,睁开双眼的人看到了令他们匪夷所思的一幕。

    黑马开始减速,只是方法有些特别。

    只见黑马前蹄抵地,插入草皮;后肢弯曲,身往后仰。伴随着臀部下沉,就那样蹲坐在草地上滑行了起来!

    顿时草皮纷飞,泥香四溢。

    一丈。

    九尺。

    六尺。

    终于,伴随着地上两段长长的滑痕,黑马在那少年身前三尺处停下。

    黑马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少年头顶的阳光,鼻息不断。

    十五仰起头,看着“蹲坐”在自己眼前的黑马,不知是不是被后者遮光的缘故,脸色显得阴沉,但,嘴角却挂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容:

    “哟,你还会累呀?”

    黑马浑身一颤,打了个响鼻,像是有些受凉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